360℃小说

.
  1. 首页
  2. 讲谈社
  3. 学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内成绩大幅下滑变成辣妹
  4. 第二卷
  5. 第一话
  6. 繁体版

第一话
2017-09-13 23:50:07

		

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
图源:Jakiro
扫图:风
录入:养老驴
修图:bulbfrm
「我再问一次……」
地点是望月家的客厅,我最温馨可爱、和乐融融的家里。
她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,直视著我如此问道。
——十六夜小夜。
她是我所属的天崎学园第二美术社的社长,兴趣是画人体素描。
她长得非常可爱,我的朋友峰岸老是说,要是她个性能再随和一点,一定会很受欢迎的……然而此刻在我眼前的十六夜,看起来比平时更加不快。
而惹怒她的罪魁祸首正是我——不,应该说是我们。
「……吶,春兔,为什么神乐坂姊妹会在你家?」
十六夜同学说著,嘴角浮现了一抹微笑。
我还是老实说吧。
我,望月春兔,喜欢十六夜小夜。照理来说,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出现在自己家客厅,还对自己绽放笑容,应该早就乐得升天了吧。但我现在却因为其他的原因,面临即将与世长辞的危机。
是的,原因正是我和双叶她们的秘密不小心被十六夜发现了——
「小春,茶泡好了喔!」
「喂,黑羽!你该不会真的要拿出玛德莲吧!?那可是我做的耶……!」
「没错,这正是你昨天和小春约会后,欣喜若狂之余所做的玛德莲喔。」
「才不是!那个玛德莲是我做了要自己吃的点心!才不是因为想跟春一起分享呢!对不对,春!?」
不要突然在这种时候寻求我的认同好吗!?
话说回来,麻烦你们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稍微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好啊!
我望著从厨房走来客厅的双胞胎姊妹——神乐坂双叶与神乐坂黑羽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顺带一提,她们虽然是双胞胎,可是模样一点也不像。
黑羽是个大和抚子型的千金小姐。
双叶则是就算出现在少女流行杂志封面也不意外的辣妹。
嗯,单纯就外表而言的话啦。
不过,双叶会变成这副德性是有原因的。
「春兔,你有好好听我说话吗?」
「啊,抱歉。这个嘛……嗯,我之前也跟你提过,我和双叶她们是表兄妹。既然她们现在转到天崎学园来,从这里去上学的话也比较方便。」
「什么意思啊?你是说这两个人现在住在你家吗?」
「就是这样。不过不用担心,我们小的时候也曾经住在一起,感情就像兄妹一样,所以不会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——」
「什么时候开始的?」
「咦……」
「你和神乐坂姊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同居的?」
「…………」
完蛋了。
我向来扮演著优等生,至今一直以客套的笑容与客套的谈话在高中生活中如鱼得水。
然而,此刻十六夜的语调却比寒冬中的鄂霍次克海更加冰冷。
「呃,大约是两个星期前……」
「喔,这么说来,自从神乐坂姊妹来到东京后,你们就一直住在一起呀。对了,我还记得之前听你说过,你的父母……」
「嗯,他们现在不住在这里……」
明明儿子都已经是高中生了,我的父母至今还是如胶似漆,母亲随同外派的父亲一同远赴外地生活了。
也因此,我才能这样自由自在地享受一个人的生活。
——没错,直到这对双胞胎姊妹闯入我的生活之前。
「春兔——」
十六夜微笑地望著我,接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「—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?」
砰咚!她猛力朝桌子一拍,厉声斥喝。
唉,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就算我和双叶她们情同兄妹,同居在一个屋檐下果然还是有问题。更何况,现在家里还没有大人在……
「刚才神乐坂姊姊说『你昨天和小春约会后欣喜若狂』,没错吧!意思是你和神乐坂妹妹约会了吗!?」
她是为了这个生气!?
「没错哟,十六夜同学。我知道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……没想到小春会和双叶约会呢……」
从一开始安排我们两个进行约会的人不就是你吗!?
「小春,我只是实话实说哟?」
「你根本就乱说一通!」
「呵呵,那么我可以告诉她实话吗?我听双叶说啊,你们昨天晚上在宾——」
「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?」
为了阻止黑羽继续说下去,我迅雷不及掩耳地把玛德莲塞进她的嘴巴里。
「呜喔你做什咪啦?」
「谁教你没事爱多嘴!」
「咕噜咕噜……好吃。啊,吓死我了,没想到小春会对讨厌的我霸王硬上弓呢……」
「不要说那种让人想歪的话!我只是把点心塞进你的嘴巴里而已!」
「不过,小春的反应还真快。」
「什么啊,还不是因为你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……!」
「当然是吐槽的反应。」
居然是称赞我接话的功力吗!?
不对,我得冷静点。
在这种紧要关头,我可不能被青梅竹马的恶作剧耍得团团转。
「对了,十六夜——」
为了转移话题,我便开口向十六夜问道:
「——你刚到我家的时候,说了『从今天开始,你能不能暂时让我借住你家呢』对吧?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?」
「什、什么意思…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」
「虽然说字面上的意思……但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啊?」
「呜……!」
十六夜忸忸怩怩了好一会儿,最后终于豁出去般开口说道——
「……其实,我离家出走了。」
「什么?」
离家出走?
也就是说……
「你说什么!」
我过于震惊,一时还反应不过来,倒是双叶抢先发难了。
原大小姐的口气显得相当惊慌。
「为什么你非得要住在这里不可啊!?一个女孩子随便离家出走是很危险的!你的家人一定很担心吧!」
「…………」
那个,双叶同学?
说得那么好听,但你自己不也是离家出走中吗?
「双叶,你不用这么激动吧?」
「呜……我知道了啦。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——为什么你要离家出走啊?该不会是……发生什么事了吧?」
哇,真不愧是双叶。
虽然现在外表是个辣妹,但内心还是个清纯的大小姐呢。在我的记忆中,她一直是个温柔又关心他人的人。
尽管她嘴里不饶人,但心里是真的为十六夜担心吧。
担心著和自己一样离家出走的少女。
「嗯?干嘛,春,为什么那样看我?」
「啊,没什么。我只是在想,你的打扮虽然很夸张,但内心还是很温柔体贴呢。」
「什、什么~~~~~~~~」
「你错啰!双叶不是很温柔,而是超级温柔的哟!前几天她也偷偷去喂住在校舍后头的小猫咪呢——」
「吵死了,黑羽!我才没有去喂什么猫咪呢!你说谎!你根本没有证据——」
「对了,这是我当时拍的影片。」
「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?」
眼见黑羽用手机播起了影片,双叶不禁发出了猫叫般的哀嚎声。
画面上出现了逗弄著小猫咪的双叶,嘴里还温柔地说著:「来,我这里还有一点剩下的面包喔!真是的,你也要早一点学会自食其力才行喔!」
「哇,小猫咪好可爱喔!它住在校舍后面吗?」
「好像是吧。我们继续看影片,接下来会有双叶戴著猫耳,穿著毛茸茸的性感服装,还发出『喵呜~♪』的撒娇声呢!」
「我才没有做那种事!而且黑羽!你这不管怎么看都是偷拍吧!话说回来,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她会离家出走才对吧!?」
双叶涨红著脸,试图把话题拉回来。
十六夜闻言,「唔……」了一声。
「……很抱歉,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们原因。那是……非常私人的理由。」
「说不出来呢!如果不说清楚,实在不能让你住到——」
「哎,不方便说也没办法嘛。」
「喂,什么嘛,黑羽,你怎么这么说——」
「冷静一点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对吧?这一点你应该也感同身受才对呀?」
「我……」
……好嘛好嘛。双叶嘟哝著,沉默了下来。
没错,正如黑羽所说,每个人都有秘密。
而这对双胞胎也是一样。
神乐坂家受到了诅咒。
我和双叶的老家——神乐坂本家是这么说的。
淫魔体质。
说穿了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神乐坂家的女孩具有能量吸取的力量,似乎能吸取他人身上的精气。
要发动能量吸取的能力,必须要让双方的黏膜互相接触;而拥有这个能力的人,必须定期夺取他人的精气才行。
双叶和黑羽都具有淫魔体质。
——不仅如此。
双叶的体质在神乐坂家又更为特殊……
「十六夜同学,也就是说你现在正在离家出走中,除了这里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,所以才会来拜托小春,对吧?」
「呜……是的。对不起。我知道这样会造成你们的困扰,但希望能暂时让我住在这里。」
「我是无所谓,毕竟我和双叶现在也是借住在这里。小春,你意下如何?」
「我……」
「拜托你了,春兔。」
十六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哀凄,恐怕是担心若遭到我拒绝该如何是好吧。她用湿润的双眼,不安地望著我。
啊——可恶。
这太犯规了吧。
看到她这副模样,我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啊。
「好啦好啦。」
「真、真的吗!?」
「是啊,反正都已经住了两个人了,事到如今再多一个也没差。双叶,你应该不反对吧?」
「哼,你同意了那就好了吧?毕竟我只是寄居在你家,没有说话的余地。」
双叶一脸不高兴地说完后,便坐在沙发上翻起了流行杂志。
啊啊,太好了。
尽管双叶有所不满,但也勉强接受让十六夜住下来了——
「不过——」
事情显然没有那么顺利。
我才刚松了一口气,黑羽突然又开口了。
「——十六夜同学,我们可不会把你当客人看待哟!所以该做的事也要请你好好完成。」
「该做的事?」
「是啊,没错。在这个家共同生活的每个人,都要分担煮饭、打扫和所有家事喔。我们甚至还有轮值表呢。」
「……真的吗,春兔?」
「是啊,黑羽说得没错。」
现在住在望月家的每个成员可说是人人平等。
或许这么说多少有些言过其实,不过双叶和黑羽尽管身为千金小姐,家事也难不倒她们;而我好歹也独自生活了一年了,做家事当然没有问题。
「所以也要请你分担家务喔。」
「……意思是如果我要在这里住下来,就必须做家事吗?」
「借住在别人家,做点家事也是应该的吧?我和双叶也没有特权喔。难道你不愿意做家事吗?」
「没、没这回事……」
十六夜显得有点为难,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「我知道了」。
……喂,你真的没问题吗?
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吧?』
刚才黑羽曾这么说过,而这句话也适用于十六夜小夜身上。知道她秘密的人,整座天崎学圜里恐怕只有我一个人吧。
没错,十六夜她——
「对了……春兔,有件事我必须向你道歉。」
「咦……什么事?」
「我不是跟你约好今天要一起去地狱兔的演唱会吗?」
「啊……」
对喔,我完全忘得一乾二净。
今天原本我们要一起去听十六夜喜欢的乐团『地狱兔』的演唱会。
这也是我和十六夜第一次约会。
我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呢?对了,因为和我约会的对象突然要跟我同居嘛。
这种突发事件很罕见吧。
「很抱歉,春兔,今天不能去演唱会了。」
……帮帮我吧,老天爷!
这已经是今天第二起突发状况了啊!
「应该这样说比较好,就算去了现场也没有意义。因为地狱兔的主唱身体不适,今天的演唱会临时取消了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当然演唱会还是会择日补办,观众也可以选择退票,不过今天就不能去听演唱会了……咦,春兔?你没事吧?为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都不说话?」
「不用担心,我想小春只是因为演唱会突然取消而大受打击罢了。」
「这样啊……春兔跟我一样很喜欢地狱兔,所以应该觉得很失望吧。」
我喜欢的是你欸!?
要是我能大声说出口就轻松了,然而我却失望得说不出话来。
演唱会取消了。
也就是说,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也被迫中止了……等等!
这件事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吧?
演唱会取消根本不是十六夜的错。
是因为主唱身体不适。
为什么——她要跟我道歉啊?
「那么,就由我代替大受打击的小春来欢迎你吧——」
黑羽不理会满腹疑问的我,径自开口说道。
「——欢迎你加入望月家,十六夜同学。二楼还有一个空房间,你借住这里的这段时间,就睡在那里好吗?」
「嗯,谢谢,没有问题——」
「还是说你比较想跟小春同寝呢?」
「什么!?为什么这么问……」
「就、就是说啊,黑羽!要是她和春同寝,问题可大了!」
「呵呵,别担心,我只是开个玩笑。那么,双叶,你就带十六夜同学到她的房间去吧。」
「嗄?为什么这种麻烦事会落到我头上啊——」
「这样啊,好吧,那么在你愿意带她上楼之前,我们就继续来观赏刚刚的影片吧——」
「呜哇啊啊啊啊好啦好啦!我带她去就是了啦!你快点把刚刚的影片删除啦!」
来啦,我带你去!——双叶说著便拉起了十六夜的手,快步离开了客厅。
……罢了,总之。
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。
「谢谢你,黑羽。」
「哎呀,干嘛突然跟我道谢啊?」
「谢谢你同意让十六夜住在这里呀。」
「呵呵,有她在,不是有意思多了吗?」
「……有意思?」
「是啊。原本这个家只有我、双叶和你三个人,现在加上十六夜同学的话就有四个人了。比起三个人,四个人能玩的游戏可就多得多呢!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哎呀,真是太令人期待了。今天晚上要玩什么好呢?就从最正统的扑克牌开始吧?还是现在最流行的派对游戏呢?要是再加上一点赌注就更刺激了,像是脱衣麻将之类的……」
「那倒是免了。那种游戏未免难度太高了。」
什么嘛,她会同意十六夜入住,只是想要增加玩游戏的人数啊。
不愧是黑羽大人。
她还是一样这么热爱游戏和打赌啊。
算了,这次就暂时不去追究这家伙奇怪的兴趣了。
毕竟多亏了她赞成,十六夜才能顺利地住进我家来。
「不过,你可要注意喔——」
但是,我的青梅竹马就像是要避免我太过得意忘形般,戳著我的胸口说道。
「——我想应该用不著我提醒才对,神乐坂家的秘密可不能泄漏出去喔。」
「我知道,我绝不会让十六夜发现你们的淫魔体质——」
「你错了,不仅是如此喔。」
「嗄?」
什么意思啊?——我的疑问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我的嘴巴就被堵住了。
啾——
黑羽的双唇突然贴上了我的嘴唇。
「这……!」
我轻叫出声,同时不自觉地向后退开。
但——
神乐坂黑羽,我的青梅竹马。
她的体温、双唇湿润的触感、以及女孩子特有的柔嫩,都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嘴唇上了。
「黑、黑羽!你干嘛突然亲上来啊!」
「冷静点。在十六夜同学来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了吧?『从今以后你每天都得和我跟双叶接吻』呀?」
「啊……」
对喔。
双叶和黑羽拥有淫魔体质。
而这种体质最麻烦的地方,就是如果不定期吸取他人的精气,情绪就会失控。
就是因为这个缘故,我先前才会在保健室遭到双叶袭击。
『我们不仅有淫魔体质,而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失控,为了以防万一,要定期和你接吻。』
于是今天早上黑羽便这么对我说道。
「可是你也太突然了吧……!」
「呵呵,我也是没办法的啊,趁十六夜同学不在,现在正是个好机会嘛。我只有吸取一点能量而已,你应该不至于产生太大的变化吧。」
「这么说是没错啦……」
被夺走精气的人,精神上会短暂地陷入异常。
具体而言,跟黑羽接吻会情绪低落,而跟双叶接吻则会变得亢奋。
所以……情况相当棘手。
为了避免这对双胞胎失控,我必须每天跟她们接吻才行。
根据不同情况,我的情绪很可能变得不太稳定。
而且从今天起,十六夜将暂时住在我家。
要每天瞒著她与双胞胎接吻,实在是相当困难的任务……
「嗯?」
这时候,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瞧了瞧萤幕,一件讯息传了进来。
寄件人是十六夜小夜。
难道她们在楼上遇上什么麻烦了吗?
我一边感到奇怪,一边打开了画面。
『谢谢你让我住在你家里。我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……希望你不要把我的秘密告诉神乐坂姊妹。』
「啊……」
对喔。
十六夜小夜也有秘密。
虽然她看起来总是气定神闲,又爱摆出高傲的态度,但事实上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超级冒失娘。
——天然呆。
也许根本可以这样称呼她。
误把内裤当成手帕塞进口袋里,要买咖啡却买成红豆汤……她三不五时就会做出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蠢事。
平时冷酷的她竟然有这一面,反而让我觉得格外可爱,不过本人可不这么想。
她宁死都不愿意让其他人发现这个秘密。
当然,我非常乐意为她保守秘密。
不过这么一来,为了不让双叶与黑羽发现她的秘密,我必须时时替她掩饰……另一方面,我也不能让十六夜察觉双胞胎姊妹的淫魔体质……呜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复杂的状况啊……!
「小春?你还好吗?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?」
「呃,我没事?什么事也没有喔……啊哈哈哈……」
我只好摆出客套的笑容蒙混过去,默默为接下来怀抱两个秘密的生活深感不安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
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