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℃小说

.
  1. 首页
  2. 讲谈社
  3. 学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内成绩大幅下滑变成辣妹
  4. 第二卷
  5. 第二话
  6. 繁体版

第二话
2017-09-13 23:50:07

		

「……晚安,春。」
我在做梦。
在恍惚的意识中,我这么告诉自己。
因为这是现实不可能会发生的事。
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人,是神乐坂双叶。
尽管因为意识恍惚而视野朦胧,但我知道是她。
她悄悄地趋近睡梦中的我,并把朱唇贴上了我的嘴唇。
啾啾。发出了细微的液体润泽声。
鼻间传来女孩子特有的甜香。
以及唇瓣温润柔软的触感。
「……春。」
双叶轻唤我的名字后,又再度把双唇贴了上来——
◇◆◇◆◇
「早,春兔。」
隔天早上。
指针才刚过六点,我走进到盥洗室,见到十六夜已经换好一身制服站在里面。
「你还好吧?脸色怎么这么差?」
「啊啊,其实昨天睡得不太好。」
我勉强忍下呵欠,向她说道。
唉,我怎么可能睡得著啊。和喜欢的女孩子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更何况十六夜的房间就在我隔壁。
结果我整夜忐忑不安,一直到非常晚的时间,才稍稍感觉到一丝睡意。
而且我还做了那样的梦。
我居然梦到我和双叶接吻。可恶,现在我的心脏还噗通噗通剧烈地跳个不停呢。我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呢?
八成是因为前天跟她约会的关系吧。
「呵呵,充足的睡眠很重要喔。我昨晚睡得很好,今天早上起床后觉得神清气爽。这阵子我一直觉得身体很疲惫,搬进来之后不可思议地感到通体舒畅呢。」
「喔,那真是太好了。不过现在才六点耶,你平常都这么早起床吗?」
「倒也不是。只是今天轮到我煮饭,但我不太会做菜,所以我想会多花上一点时间。不过你还要来帮我,这样真的好吗?」
「别那么客气。毕竟我是第二美术社社员嘛,偶尔帮社长一点小忙也是应该的。」
我说完后,用冷水洗了洗脸,赶走现在才猛然涌现的睡意。
今天是由十六夜负责料理。
这是昨天和双叶她们一起吃晚餐的时候决定的。吃完饭之后,我便传了讯息给十六夜,自告奋勇要帮她忙。
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。
那就是藉由跟她一起做菜而与她有进一步发展……并不是这样。
我是为了在她做菜途中不慎暴露冒失的一面时,能及时帮她掩饰。
「真是的,你太爱操心了啦。虽然我的确比一般人稍微迷糊了一点——」
「一点?」
「你不要用那么惊讶的眼神看我啦!」
「啊,抱歉抱歉。不过你也赶紧洗把脸,让自己清醒一点吧。」
「嗯,说得也是。我看看喔,洗面乳在哪……啊,是这个吧。」
「!呃,十六夜。」
「嗯,干嘛?你又想说什么了……咦?好奇怪喔,这个洗面乳怎么搓不出泡泡——」
「因为那是牙膏啊。」
咿——!?脸上涂满了牙膏的十六夜,发出了相当可爱的哀嚎。
……不妙。
这家伙实在是太可爱了。
看来我们第二美术社社长,依然不改其天然的本色呢。
「别、别误会!我是故意这么做的!」
「故意这样干嘛啊?」
「我故意用牙膏洗脸,好让脑袋清醒一点!」
「说得也是呢。」
那条牙膏是薄荷口味,洗起来特别清凉呢。
「呜呜……春兔还是这么坏心!你故意不早点告诉我,存心要看我出糗的样子吧!」
「别这么生气嘛。不过这样你就知道了吧?还是有我帮你忙比较好。」
我一边安抚十六夜,一边和她一起走向厨房。
打开冰箱,映入眼帘的是培根和好几个即将过期的蛋。
好,今天的早餐就是培根蛋吐司啦!愈简单的料理愈好,这样就不至于发生什么意外了吧。
「春兔,我可以穿这件围裙吗?」
「可以呀。」
「图案这么可爱……该不会是你的吧?」
「不是啦,那是双叶的。别看她平常那副打扮,私底下她的品味可是很少女的喔。比起那个,我们快开始准备早餐吧。你会打蛋吧?」
「哼,你把我当笨蛋吗?打个蛋有什么难的!」
十六夜一脸不悦地说道。
要是我继续调侃她,她恐怕会拿起鸡蛋砸我吧。
「我是开玩笑的啦~」我很识相地立刻向她道歉。
啊啊,多么和乐的早晨哪。
能像这样和十六夜两个人自在地交谈,就让我心满意足了。这是往常的我难以想像的美好时光啊。
「对了,十六夜——」
「嗯?怎么了?……该不会我又不小心做错了什么吧?难道我围裙穿反了吗……」
「不是啦不是啦,只是有件事,我从昨天就一直很想问你——」
我继续用菜刀切著培根,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问道:
「——你为什么会离家出走啊?」
「呃……那、那是很私人的问题……」
「你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吧?你的父母也会担心你呀?」
「这个……倒是不用担心。因为我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。」
「咦,这样啊?」
这么说来,尽管我和十六夜同班又同社团,却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家人的事。
「莫非你和家人的感情不好?」
「不是这样的。我的父母住在乡下,我是为了就读天崎学园才搬到这里的。」
「你一个人住啊……不对,如果你一个人生活,就不会用『离家出走』这种字眼了吧?」
「嗯,我有个室友……算是亲戚的一个大姊姊。」
「是喔——那你跟她吵架了吗?」
「……也没有,并不是这个原因。我是在自主判断下离家出走的,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好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——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好。
虽然有些挂心,但现在我也不便再追问下去了。
先前十六夜也说了,这是她私人的问题。
「不过,你竟然为了上学而离开故乡,搬来这里。你就这么渴望进入天崎学园啊?」
「也不是啦,只不过我一直很希望能自己一个人生活,独自生活一定可以让自己在各方面都有所成长。虽然实际上还是有监护人同住啦,不过我现在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就读天崎学园喔!」
「是喔——为什么啊?」
「这……」
不知道为什么,十六夜突然沉默了下来。
过了一会儿,她才红著一张脸,开口说道……
「……这还用说吗,因为我认识了春兔呀。」
「嗄?」
「因、因为啊!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春兔嘛!我中学时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……所以能、能交到你这个朋友……真的很开心喔……!」
「是、是这样啊!」
那太好了呢——我试图用客套的话蒙混过去,却有些力不从心。
「……嗯,能认识春兔真的是太好了!真的很感谢神的安排呢!」
十六夜脸上泛起了喜悦的红晕。
听到喜欢的女孩子对自己说出这种话,我的内心不小鹿乱撞才奇怪吧。
更何况,此刻就只有我和十六夜两人单独身在厨房里——
「……喂,一大早的,你们两个在含情脉脉地对视个什么劲啊!」
厨房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充满不悦的嗓音。
回头一看,只见穿著制服的辣妹——双叶站在那里。
「早、早啊,双叶。」
「『早』个头啦!喂,春,为什么是你在下厨?今天不是由她负责料理吗?」
「没办法呀,她才刚住进来,还不习惯这里的厨房嘛。」
由于不能让十六夜的秘密曝光,我只好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实际上,十六夜的确也是第一次进来这个厨房。
所以这个理由想必双叶应该也能接受吧……
「……明明我刚来的时候,你都没有帮忙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」
……咦?
难道是我听错了吗?
双叶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。
「——?咦,神乐坂妹妹,你是不是发烧了?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?」
「——!」
听到十六夜这么说,我才注意到。
双叶的确涨红著一张脸,不仅如此,甚至连双眼也湿润发红——该不会是淫魔体质发作了吧?
昨天晚上我虽然和黑羽接吻了,但由于十六夜在,始终找不到适当的时机,所以一直到最后,我都没有和双叶接吻。
难道是因为这样,她的情绪即将要失控了吗……!
「抱歉,十六夜!双叶看起来不太舒服,我带她到房间里休息!」
「咦?春、春兔?」
我顾不得还一头雾水的十六夜,急忙拉起双叶的手便往二楼走。
平时要是我这么蛮横地拉她的手,双叶应该会立刻甩开我才对,然而今天她却反常地没有出声抗议。
她反而轻轻地回握住我的手。
「——哥哥。」
「呃,双叶……呜!?」
就在我们走进双叶的房间,砰咚地关上房门那瞬间。
啾——
双叶立刻紧紧抱住我,并将嘴唇贴了上来。
同时,难以言喻的某种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。
这种感觉只有我能明白。
——能量给予。
双叶能把自己体内过度增加的精气分给我。
不过,没想到她会这么急著与我接吻。
看来她现在情绪已经濒临失控的边缘了吧……不对,等等。
刚刚她似乎是叫我『哥哥』。
「……你好狡猾。」
啾。
和我接吻后,双叶缓缓离开我的嘴唇,轻声地说道。
「双、双叶?你怎么了?」
「怎么了……为什么这么问?」
「因为你说话的方式突然变得跟小时候一样……」
我这么说著,才突然想到。
这会不会是因为双叶情绪失控的缘故?虽然她外表打扮得像个辣妹,但内心依然是个温室里的大小姐。小时候她都像刚才一样,说话十分温和有礼。
不过,这又是为什么呢?
之前她体质发作、情绪失控的时候,说话的方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呀——
『…………太迟了,哥哥。』
「…………」
我想起来了。
星期六晚上。
我和她两个人在宾馆里,双叶用儿时的口吻对我这么说道。
她终于向我吐露真心话。
在我面前脱下辣妹的面具,以原本的姿态面对我。
难道说……那就是原因吗?
之前双叶一直佯装成辣妹,即便情绪失控时也未曾改变。
然而——星期六发生那样的事,在她心里产生了某种变化?
也因为这个缘故,所以变成现在这样——
「……好狡猾。」
双叶的手缠上我的脖子,赌气似地在我耳边喃喃说道。
「你只对她好,太狡猾了。」
「咦……」
「为什么哥哥要帮十六夜同学一起做饭呢?」
「哎,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,她才刚来我们家……」
「我和黑羽刚来的时候,你也没有帮我们呀?」
「这……」
她说得没错。
双叶和黑羽在我家下厨的时候,我并没有特地帮忙她们。
我们小时候曾经一起生活,所以我十分清楚她们两人很会做饭。
我只是简单地向她们说明厨房的摆设,并没有像今天一样跟她们一起下厨。
「你在闹脾气啊?」
「这……这是当然的呀。看到哥哥和十六夜同学一起下厨,我就觉得无法冷静,连胸口都痛起来了……」
「双叶……」
看来她确实是情绪失控了吧。
才会这么坦率地向我吐露心声。
说起来,双叶从以前就是个很爱撒娇的孩子。刚刚看见我在厨房里帮十六夜的忙,心里感到有些吃味了吧。
不过,问题是她发作的情况还没有平复下来。
刚才的接吻似乎太蜻蜓点水了些。
要是不继续和她接吻,恐怕她的情绪会持续失控吧——
「春兔?」
这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我的心脏吓得差点跳出来。
门外传来了十六夜的声音。
她似乎有点担心,于是跟著上楼了。
「没事吧?」
「啊、是啊,没有什么大——唔嗯!?」
就在我试图向十六夜解释的时候,双叶突然又将双唇贴了过来。
「——?发生什么事了?我好像听见奇怪的声音……」
「没、没事……嗯……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!」
我极力想拼凑出语句,但双叶似乎不肯让我和十六夜交谈似的,不断地用发出啾啾水声的吻打断我。
(别、别这样,双叶!)
我好不容易让我俩的双唇分开,并试图压低声音制止她。
(为什么?)
(现在十六夜就站在外面!要是她发现我们两个接吻……!)
(你这么讨厌被她发现我们两个在接吻吗?)
(这、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吧……唔嗯!?)
双叶将我的身体压抵在房门上,把十六夜挡在门外,拚命地吻著我。
暴烈狂乱,却全心投入,情感丰沛的吻。
热情、温柔、润泽的双唇。
我一触碰到她温热的身体,心脏就更趋急遽地跳动……
(嗯……呼哈……唔……哥哥……)
我们究竟接吻了多少次呢……
就在我们稍微分开嘴唇,终于得以喘口气时,双叶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力气。
(双、双叶?)
我担心地出声询问,但她却没有任何回音。
只听到阵阵轻柔的鼻息。
……对了,先前她在保健室发作时也是这个样子。当时是黑羽和她接吻,而她在能量给予后,便像现在这样陷入了睡梦中。
难道她在发作完后,就会突然疲倦得想睡觉吗?
实在搞不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……
「春兔?还好吧?你刚刚怎么都不回应,我很担心哪!」
我将双叶抱到床上后才打开房门,十六夜立刻心急地向我确认状况。
不过,现在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。
「神乐坂妹妹还好吗?」
「不用担心,她只是有点不舒服,现在已经睡著了。不好意思,十六夜,你自己先回厨房继续做早餐,好吗?」
「咦,为什么?」
「我要去叫黑羽起床。那家伙很难叫得醒,平常都是由我去叫她的。」
「这样啊。嗯。你不用担心厨房的事。只是培根蛋吐司这种程度的料理,我一个人就可以做给你看!」
十六夜自信满满地说道。
——真是可爱呀。
穿著围裙的十六夜实在是太可爱了,害我忍不住想紧紧抱住她奋力亲吻——我动用了所有理智制止自己。我站在原地看著十六夜走下一楼的阶梯后,敲了敲黑羽的房门。
接受了双叶的能量给予后,我的情绪异常高昂。
现在我的状况可不太妙。
光是看十六夜一眼,我就渴望紧紧地抱住她。
「喔,早啊,小春。怎么了……嗯嗯!?」
穿著性感睡衣的黑羽一打开房门,我便迫不及待夺走她的吻。
由于太过突然,她惊慌地挥舞双手挣扎。
然而我却不打算停止。
我贪婪地侵占著她的双唇,紧紧地抱著她的身躯。而她丰满的双峰紧贴在我的胸口,让我的身体又变得更加灼热。
「呼……呀……啊……小、小、小春!?」
「——抱歉,黑羽。」
虽然嘴巴上道著歉,我还是将她的身体推倒在房间里的床上。
对青梅竹马做出这种事,我的心里也充满罪恶感——但我已经无法克制自己了。
我的身体已经因为双叶的能量给予而精气满溢了。
情绪也异常高昂。
要是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,我恐怕会去袭击十六夜或沉睡的双叶。
为了解除我的状况——
「……原来如此。虽然我不晓得刚刚发生什么事了,但你希望我用能量吸取夺走你身上多余的精气吧?」
尽管黑羽被我压制在身体下方,仍冷静且准确地判断出我的意图。
由于她被我粗暴地推倒在床,睡衣被翻得掀起,露出了丰满的胸部与深邃的乳沟。看著青梅竹马性感挑逗的模样,让我的心跳再度加速。
「可以喔。我会接纳你的全部,让你尽情发泄的。不过,我有个小小的要求。要是你像刚刚一样那么粗暴,会吓坏我的——」
听了黑羽甜腻的呢喃,我再度吻上了她的双唇。
我已经无法停止了。
◇◆◇◆◇
「……你不要紧吧?」
午休时间。
我坐在天崎学园2-A教室里,吃著买来的三明治。坐在我对面的峰岸忧虑地开口问道。
「为什么这么问?」
「少来了。你从一大早看起来就不太对劲,像条死鱼一样两眼无神的。」
「嗯,发生了一点事。」
「什么啦,该不会是跟十六夜吵架了吧?有什么烦恼的话,可以跟我商量啊?」
那是不可能的!
如果今天早上发生的事让班上同学知道,我高中生活肯定会就此完蛋!
要是能全盘托出的话,我应该会轻松不少吧,但望月春兔在学校里可是个文武兼备的资优生啊。
我只能用「谢谢你的关心,不过我不要紧」的客套话含糊带过。
——今天早上。
在与黑羽接吻,回复原本的状态后,我再度回到厨房帮十六夜准备早餐。
然而才刚与双叶及黑羽接过吻,我的内心一直无法恢复平静,导致我反常地失误连连。
不但掉了两颗鸡蛋在地板上,吐司也烤焦了……十六夜也帮不上忙。不对,实际上发生失误的人是十六夜,但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,我应该能机警地预防事故发生才对。
除此之外,我和双叶之间的关系也陷入了僵局。
到了早餐时间,双叶终于醒了过来,精神回复正常状态的她来到一楼客厅。但她始终红著一张脸,一句话也没说。
唉,这也是无可厚非。
根据黑羽的说法,双叶在自己情绪失控时所做的行为都会记得一清二楚。想必她对自己以大小姐的语气向我撒娇,感到十分害臊吧……不过,咦?
「嗯?怎么了吗,春兔?」
「啊,没什么。只不过,双……神乐坂同学怎么不见人影?」
「喔,她啊,午休一开始她就离开教室了。」
隶属摄影社的常盘说道。
……对喔。
双叶在学校一向独来独往。
为了不让自己的淫魔体质曝光,她在学校里彻底避免和其他人有所往来。
她那身不良少女(辣妹)的打扮,也是为了不让其他人亲近她吧。
果然,我想她心里一定觉得很孤单——
「嗯?」
就在我陷入沉思时,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我察看萤幕画面,是黑羽传了讯息给我。她现在正坐在教室中央,与同学们愉快地用餐……
这时候发讯息给我,莫非有什么急事吗?
我狐疑地打开了讯息——
『你看起来这么无精打采耶。明明早上和我接吻时,还那么精力充沛呢!』
我拚了命压抑差点冲口而出的惊呼。
这、这家伙!传了什么讯息给我啦……!
「春兔?你还好吧?你的脸色真的很难看耶?」
「啊哈哈,别担心,我只是胃有点痛而已。」
我用客套的笑容闪避峰岸的质疑,并连忙传了讯息给黑羽:『不要说那种莫名其妙的话!』
我瞄了黑羽的方向一眼,只见她一边和女同学们有说有笑,一边操作著手机。
过没多久,我的手机里就传来了讯息。
『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喔?』
『……抱歉,是我不好。我为早上对你做的事道歉。』
『早上做的事……是指什么事呀?请好好地说清楚哟?』
『就是……接吻。』
『呵呵,这么说来也是,你早上突然亲我,害我吓了一大跳呢。不过,你没事吧?从我的位置看过去,都觉得你的脸色很差呢?』
也不想想这是谁害的!?
可恶,这个虐待狂!看来我的青梅竹马今天也不改本色,黑羽大人现在似乎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。
『你够了喔!捉弄我就这么有趣吗?』
『是啊,非常有趣呢。』
『我想也是!不过你传讯给我到底想干嘛?』
『有件事我想还是跟你说一声比较好——刚才双叶去第二美术室了喔。』
「……啊?」
我不禁发出了声音。
『你看,我和双叶也加入第二美术社了不是吗?所以我们也可以自由进出社团教室。没有朋友的双叶待在教室里应该很不好受,所以才会跑到第二美术室吃午餐。她应该是认为只要一个人躲进社团教室,就不需要顾虑其他人了吧。』
我一看到这则讯息,便立刻起身冲出教室。
身后传来峰岸「你要去哪啊,春兔!?」的呼喊声,但我连回应的闲工夫都没有。
不好了。
双叶可能没有想到,十六夜也会出现在第二美术室。除了我以外,十六夜没有其他朋友,因此她一向都是独自一人在那里吃午餐。
她们两个应该还没有熟到可以自在地一起用餐,双叶的淫魔体质更是个大问题。尽管今天早上她才对我进行过能量给予,我想发作的可能性很低,不过万一真的发作的话……!
「——」
不过,现在这幅模样,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我。
优等生——这是我平时在校园里扮演的角色,根本不可能做出午休时间在走廊上奔跑的举动。
然而,一旦是跟双叶有关的事,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——
「你、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!」
接著。
正当我一口气跑到校舍三楼,准备打开第二美术社的大门时,教室内却传出了双叶的惊呼声……
「——拜托你,神乐坂妹妹。这种事我也只能拜托你了。」
「可、可是……」
「从我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觉得你很可爱!你的身影一直让我念念不忘!」
「就、就算你这么说,我也……」
「拜托你!求求你实现我的愿望吧!」
「我、我不要~~~~~!」
「…………」
……呃,现在是什么情况?她们的对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意义深远?
难道说……
「这是爱的告白呢。」
「呜哇啊!?」
冷不防传来的搭话让我吓了一大跳,回过头才发现黑羽站在我身后。
「黑、黑羽!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……!」
「一看到你冲出教室,我就立刻跟了过来了。春你明明没有参加任何运动社团,却跑得很快呢。」
「这是我要对你说的话吧!」
——刚才我明明是全力冲刺,你居然这么轻易地跟上来了!
「比起跑步速度,里面那两个人要怎么办?照刚刚的对话听起来,十六夜同学似乎想逼双叶就范呢?」
「就、就范什么……?」
「……蕾丝边?」
「呜哇啊啊啊啊啊啊住嘴你给我住嘴!你这青梅竹马不要擅自怀疑别人喜欢的女孩子是百合!」
「既然这样,我们去向当事人确认真相吧。」
「啊——」
我还来不及阻止黑羽,她已经打开教室的大门了。教室里只有泪眼汪汪的双叶,以及手拿著素描簿的十六夜。
「救、救救我,春!」
双叶彷佛看到了救星般,紧紧抓住我。
「她好可怕喔!突、突然要我……!」
「慢著,双叶!不要再说下去了——」
「突然要我脱光衣服!还一边说『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不需要害臊吧?』一边想脱掉我的衣服!」
「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再见了,我的初恋。
顿时古今中外的失恋乐曲,以震耳欲聋的音量流窜过我的脑海。
我万万没想到十六夜有这样特殊的喜好……
「总之,你们先冷静下来。」
就在我为初恋情人的百合疑云抱头烦恼之际,黑羽以一贯冷静的口吻开口说道。
真不愧是黑羽大人。
在这种情况下,都还能保持镇定。
「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——十六夜同学,你是同性恋吗?」
「…………」
呃,黑羽小姐?
为什么你可以用这么冷静的态度,投出这么要命的直球啊?
「什么……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!我喜欢的是……是异性啊!」
「是吗?那你为什么把双叶脱光光呢?」
「不要说得好像我硬脱掉她的衣服!我只是希望她能当我的素描模特儿罢了……」
「模特儿?」
黑羽还听得一头雾水,但我这时终于意会过来了。
对了,没错。
十六夜的兴趣是人体素描。这没什么好隐瞒的,我也当过她描绘的对象。不过我没有连内裤都脱掉就是了。
啊哈哈,什么跟什么嘛。
原来是误会一场啊。
「咦……怎么了?为什么你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?」
「是啊,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是吗?十六夜原本就很喜欢画人体素描,尤其是画裸女喔。」
「裸、裸女……!」
「所以只要双叶脱光光,一切问题就解决啦!」
「笨、笨——蛋——!!谁要脱光光啊!突然要我脱衣服,我怎么可能答应啊!我才刚踏进教室,她就莫名其妙说什么『希望你当我的模特儿』……!」
「不用担心,也可以在你房间画。」
「不是地点的问题好吗!」
双叶对著抱著素描簿的十六夜大吼。
哎呀,真是太好了。原本在教室里还有不好的预感呢,看来事态并没朝吵架发展。啊哈哈,说得也是呢。
双叶虽然打扮成辣妹模样,但骨子里还是个清纯的大小姐。
她根本不可能跟人吵架嘛。
「等等——」
然而,我的另一位青梅竹马的发言,却将事态往比吵架更糟糕的方向推去。
「——十六夜同学,这幅画也是你画的吗?」
「啊,是啊,怎么了吗?」
「唔,也没什么啦,只不过觉得有点奇怪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画的这幅画?」
「咦……这、这这这这这应该不可能吧?应该只是你的错觉吧?」
「你也慌张过头了吧?」
黑羽盯著搁在美术教室里的一幅画——先前十六夜以我当模特儿画的作品——若有所思地沉吟了起来。
「啊,我想起来了!」
她突然豁然开朗,从裙子的口袋里取出了手机。
「你看,就是这个!」
「咦?这是什么?」
显现在手机萤幕上的是漫画的图片。
也就是所谓的电子书。
类型是……
「这是少女漫画。之前双叶大力推荐说『非常好看喔!』所以我就找来看看了。」
「喂、喂,黑羽!我才没有说成那样……」
「啊,对了。这家伙虽然外表是个辣妹,但私底下非常喜欢少女漫画嘛。尤其是可爱画风的——」
「给我闭嘴,白痴春!我只是喜欢那个作者的风格,所以才会看——」
不知为何,十六夜突然看似非常兴奋地大叫。
……嗯?
为什么连她都这么雀跃啊?
「啊、没、没什么!我、我只是……!」
只见十六夜像是试图遮掩什么般,慌张地挥舞著双手。
然而我很清楚。
这家伙是个极度天然呆,她会出现这种反应,通常都是要掩饰一些意料之外的大失态。
「咦,十六夜,你也知道这部漫画啊?」
「怎么可能嘛!我对这种只出了三集的漫画才不——」
「你怎么知道它只出了三集?」
「啊……」
「说起来,你那幅素描跟这部漫画的风格有点像呢。」
「怎、怎么可能……!」
在我、黑羽、双叶的轮流逼问下,十六夜完全陷入恐慌。
黑羽手机里下载的那部少女漫画。
书名叫作《Early Summer Rain》。
而作者的名字是——
——天崎小夜子。
「…………」
……啊哈哈。
应该只是巧合吧。
天崎小夜子。
就算我们就读的高中就叫作天崎学园,也刚好有个名叫十六夜小夜的学生,也不能一口咬定她就是天崎小夜子啊……
「…………!」
然而,十六夜却像是看开了般,低声说道:
「……抱歉,我一直瞒著你。」
「什么……」
「也、也就是说……我、我就是天崎小夜子……别看我这样,我姑且也算是个职业漫画家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」
怎么会这样!?
这时,我的脑海里突然鲜明地浮现了黑羽昨天说过的话——
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吧?这一点你应该也感同身受才对呀?』
看来,十六夜小夜所怀抱的秘密,远比我想像得更多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
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