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℃小说

.
  1. 首页
  2. 讲谈社
  3. 学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内成绩大幅下滑变成辣妹
  4. 第二卷
  5. 第四话
  6. 繁体版

第四话
2017-09-13 23:50:07

		

「你为什么在哭?」
在寂寥的公园里,我向她开口问道。
——啊,这又是在做梦吧。
我立刻会意过来。不过和我最近与双叶接吻的梦境不同。
这是昔日的记忆。
是我还住在神乐坂家时的回忆。
那时,双叶在公园里哭泣。
我不知道她哭泣的原因,那段时间的记忆也早已朦胧不清,不过这一幕却始终刻画在我的脑海里。
在那之后,我回到本家。然后第一次跟黑羽接吻了。
能量吸取。
也因为如此,当时年纪尚幼的我,还差点送命——
「——」
这时,我清醒了过来。
啊,好令人怀念的梦啊。
为什么事到如今,我会突然梦到从前呢?老实说,那天的事我已经不太记得了。当时我因为黑羽的能量吸取而差点死掉,连带地让记忆也变得模糊。唉呀,毕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嘛……
「双叶在哭呢……」
我只记得这一幕。
记得双叶在我的安慰下终于收起了泪水,我们便一起在公圜里画画、玩耍。她不愧是个千金大小姐,图也画得很好,所以我称赞了她——
「——哎,现在可不是沉浸在回忆里的时候啊。」
我出声提醒自己。
因为今天对我望月春兔来说,是个不得大意的日子。
◇◆◇◆◇
先让我们再来复习一次吧。
神乐坂双叶拥有淫魔体质。
而她无法控制那个能力,必须藉由接吻把多余的精气分给其他人。
称为能量给予。
这就是双叶与众不同之处。
更糟糕的是,接受她能量给予的人,情绪会变得异常高昂。
也因此,在不知道她特殊体质的人面前接吻是相当危险的事。
一不小心会让双叶的秘密曝光。
然而——
「好了,这样就准备完成了。」
在天崎小夜子身分曝光的隔天。
第二美术社的社员们在放学后到社团教室里集合。
目的自然是为了帮十六夜的漫画取材。
「我、我还是没有办法!」
双叶向坐在画布前的十六夜抗议。
「为什么我非得在你面前跟春接吻啊!」
「……抱歉,但这个画面无论如何都不可或缺。老实说,我不太擅长描绘接吻的画面……」
「所以你才需要模特儿吗?那你看著电视连续剧的接吻画面来画不就得了!」
「不画我亲眼看到的画面不行!专业的绘图师不也都雇用模特儿来作画吗?」
「这、这么说是没错啦……」
「我曾经在夜晚到有约会圣地之称的公园素描,却被警察关切了。」
「半夜跑到公园里描绘情侣接吻的女高中生怎么可能不被关切啦!?不管怎么说,要我和春接吻实在是……」
「但是神乐坂妹妹和春兔……接过吻吧?」
「什么……」
「你之前不是说过你在和春兔重逢的那一天,当街强吻了春兔吗?」
「呜~~~~~~~~~~!?」
那、那是、有、有原因的……双叶的声音愈来愈小,最后羞耻地低下了头。
嗯,我的确在和双叶重逢的那一天和她接吻了。
当时她的淫魔体质发作。
因此她的情绪失控了。
「哎,要双叶这么做,或许真的有些强人所难呢——」
黑羽促狭地笑著说,看起来颇乐在其中。
「——别看她一身辣妹打扮,其实内心相当清纯喔!」
「咦,真的吗!?该不会她是佯装成辣妹的千金大小姐吧……」
「才不是!我可是个如假包换的辣妹喔!」
「但连接吻也办不到耶?」
「你把辣妹当成了什么啊!?对辣妹来说,接吻的时候……呃、这……要先浪漫一点,然后在有气氛的地方……」
「话说回来,双叶看起来的确不像个辣妹呢。连耳环也没戴。要不要现在来试试看啊?」
「嗄?」
试什么啊?——双叶还摸不著头绪,黑羽已经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器具……喂!
那该不会是……!
「咦,怎么了,春?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不安?该不会你知道那是什么吧?」
「嗯,那是穿耳器。」
「穿耳器?」
「简单来说,就是可以在耳垂上打洞的器具啊。」
我之前曾经看过峰岸拿过,他还说便宜的只要一千块就买得到了。用法类似钉书机,把那个器具夹住耳垂,再用力喀嚓一声就行了。
轻而易举地就能在耳垂上穿出戴耳环的洞。
「什么……」
听了我的说明,双叶顿时脸色发白。
难道说这家伙……
「双叶,你怕穿耳洞吗?」
「嗄——!?怎么可能!这这这这有什么好怕的!说起来,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!?」
「我想说既然你是个辣妹,至少也该穿个耳洞吧,所以就去买了一台。对取材应该也有点帮助吧。」
黑羽把穿耳器递给难掩惊慌的双叶。
「呃……!」
双叶维持接过穿耳器的姿势,全身僵硬。
对喔,这家伙从小就很怕打针。小学低年级的时候,还说「我好怕喔,哥哥陪我去!」硬是拉著我一起去医院。
「……让春来动手。」
「咦?」
「就、就是我希望春来帮我穿洞啦!要我自己动手……实在有点恐怖!」
「我说你呀,还真不像个辣妹耶?」
「闭嘴啦笨蛋!要在身体上开个洞欸!当然会害怕啊!」
「我知道了啦,所以你才会一脸要哭要哭的样子。」
「我才不会哭呢!」
居然还嘴硬,那你眼睛里快满出来的液体是什么啊?——我原本想这么吐槽,但最后还是决定作罢。要是我继续调侃她,她的眼泪真的会掉下来吧。
「那我要压下去了喔?」
「啊……」
我拿过穿耳器,夹住双叶的右边耳垂。
顿时彷佛有道电流窜过,双叶的身体猛然一震。
「……你没事吧?」
「哼!少瞧不起我了!当然没事啊!」
「是喔。不用担心,我想只会有一点点痛。」
「……嗯。」
「也只会流一点点血。」
「…………嗯。」
「身体尽量放轻松,我倒数完3、2、1,就会穿过去了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呜、嗯。」
双叶现在其实害怕得不得了吧。
她紧抓著我制服衣角的手不停地颤抖,眼眶里也满是泪水,更别说嘴里还发出阵阵「咿……呜……」的呜咽声了,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教我怎么下得了手啦……!
「我看还是算了吧?」
我把穿耳器从双叶的耳垂上取了下来,她惊讶地「咦」了一声。
「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已经像个辣妹了,不需要勉强自己穿耳洞吧。就算不戴耳环,看起来也非常可爱了。」
「…………!」
双叶紧咬著下唇,眼眶中的泪水簌簌地滚了下来……喂!为什么突然真的哭出来了啊!
「笨蛋!春是个笨蛋笨蛋大笨蛋!要是不用穿的话,干嘛不一开始就说啊!我、我、我真的好害怕……呜咿咿咿咿咿咿!」
「呜哇,不要再哭了啦!这样好像是我在欺负你欸!」
「闭、闭嘴……呜呜……都是春不好啦!」
她啜泣著勉强挤出这几个字,双手不停地捶打著我胸口。
我忍不住轻轻地抚摸青梅竹马的头。
「啊……」
在我的安抚下,她终于停止了哭泣,抬起头望著我。
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彷佛有把我吸进去的魔力。
这时我才注意到,我们在极近的距离下互相凝视著——
「你们两个可以不要无视我们的存在吗?」
「「——!」」
另一名青梅竹马的声音把我们拉回现实。
我们顿时像是同极的磁铁般跳了开来……怎么会这样!
一不注意居然忘了黑羽和十六夜也在场……!
「…………很好!」
这时十六夜突然拿起画笔,在素描簿上飞快地移动著……
咦,那个该不会是我和双叶吧?
「嗯,十六夜,你要把刚才这一幕画进漫画里吗……」
「佯装成辣妹,其实是大小姐的女主角……因为怕痛而不敢穿耳洞……于是鬼畜眼镜男就说:『让我来吧!』……女主角却害怕过度而哭了出来……这时,眼镜男就说:『——傻瓜,我是逗你的。你是我的女人,我绝对不会轻易伤害你!』……」
「那是什么恶心的台词啦!?」
那根本是别人吧!刚才那些话我一句都没说过!
「呵呵,刚刚的气氛很不错呢。小春还很温柔地说『只会有一点点痛』、『只会流一点点血』、『身体尽量放轻松——我要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』……」
「我才没说最后那句哩!我只是要帮她穿耳洞而已……!」
「不过,取材应该这样够了吧?今天不用接吻了吧?」
「啊……」
难道说,黑羽特地准备了穿耳器,就是为了转移我和双叶亲吻的话题吗?
「嗯,也对。既然今天已经找到很棒的点子了,我想先把它画成分镜。再说…………我果然还是不想看到春兔跟任何人接吻……」
「哎呀,十六夜同学?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?」
「没、没什么奇怪的意思啦。毕竟我是第二美术社的社长嘛,是因为社员间超越尺度的异性交往会影响社团的发展喔!」
「啊,确实如此呢。」
要是让其他人看见我们接吻的场面,肯定会引起误会。
望月春兔是个优等生,必须避免任何不必要的怀疑才行——
「…………哥哥。」
然而,我的理想轻而易举地便粉碎了。
双叶凝视著我。
用充满热意,朦胧荡漾的眼神……
「…………!抱歉,十六夜!双叶突然有点不舒服,我们先回家啰!」
「咦?啊?春兔!?」
我不顾十六夜的阻止,拉起双叶的手便冲出了社团教室。尽管这个举动过于突然,但美术教室里还有黑羽在,应该能顺利帮我们掩饰过去吧。
黑羽应该也察觉到——
双叶突然发作了。
方才叫我『哥哥』便是证明。
因为今天我还没有跟她接吻,她的情绪恐怕要失控了……!
我赶紧先把她带到没有人烟的校舍顶楼,双叶顿时有些羞涩地抱住了我。
幸好顶楼没有其他人在。
「谢谢你,哥哥。」
看来她的情绪已经失控了。
不同于平日的辣妹口吻,双叶以大小姐的温柔语气,将隐藏在胸口中的话语——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告诉了我。
「谢谢你救了我。」
「什么意思?」
「刚才哥哥阻止我穿耳洞呀。其实我……我真的好害怕。但是我身为辣妹,无法坦率地说出害怕的心情……看来我还是跟一般人不太一样。一般人穿耳洞应该不至于那么害怕的,都是因为我只是个不知世事的温室花朵……」
「双叶……」
「幸好哥哥帮我解围。我……我最喜欢这么温柔的哥哥了。哥哥让我免于伤害自己的身体,所以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!?」
噗~!右手传来柔嫩又富有弹性的触感。
只见双叶湿润著眼眸,羞赧地将我的手按压在她的胸部上。
「你、你干嘛突然……!」
「……因为哥哥刚才救了我呀,所以我要给你回礼……」
「回礼……」
「也因为哥哥的缘故,我才能成为天琦老师的漫画模特儿喔!」
天崎老师!?
「我从天崎老师出道以来,就一直是她的粉丝喔!《Early Summer Rain》我读了不下数十次了!短篇的鬼畜眼镜男我也好喜欢!他看起来就跟哥哥一样帅气!」
因为那是以我为原型的角色嘛!
「我好希望……现实中的哥哥……也是那样的性格!」
不要冷不防地说出这么劲爆的发言!
虽然我的确有点腹黑,但也不至于那么讨人厌吧……!
「咿呀——!?」
「啊,抱、抱歉!」
我在脑海中全力吐槽,右手却不知不觉猛然施了力。
手里更加鲜明地感受到双叶的柔嫩触感,心脏不禁急遽地跳动了起来。
「……可以唷!」
「什么?」
「刚才我也说了要报答哥哥嘛,所以……哥哥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唷!我……神乐坂双叶……如果是哥哥的话……」
——即使伤害我也没关系。
双叶的声音愈来愈微弱。
听到她这么说的瞬间——我便下定了决心。
「啊……哥哥,唔嗯!?」
我强硬地堵住了双叶的嘴唇。
不妙。
她刚刚说的话太有破坏力了,让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——她的语气是多么坚定、执著、惹人怜爱。
「嗯~啊、嗯啊、嗯唔~!」
她双唇间流露出娇艳的吟声,我不禁更热切地索求她的唇瓣。
继续沉浸在她大小姐般的呢喃软语中,我难保不会对她出手。
所以——我重拾了理智。
我尽速让她进行能量给予,避免让她继续情绪失控。这么一来,双叶应该也能回复平时辣妹的模式了——
「咿呀——!?」
然而,看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我受到她能量给予的影响。
与她亲吻的人,会变得情绪高涨。所以我一边与她接吻,一边无法克制地搓揉著她的胸部。
每当我的指尖一施力,她的身体就会猛然颤抖抽动。我的青梅竹马任凭我玩弄,用温润的眼神望著我说:
「……哥哥,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」
「什么问题?」
「嗯,这个星期六晚上……你有空吗?」
「——?啊啊,目前还没有其他计画。」
「呵呵,这样啊……啾~」
「唔哇,双叶!」
双叶似乎很开心,她的吻又落了下来。
——怦咚……
我的心脏猛烈地加速。不妙。要是我在这里失去理智就不妙了,到时候我说不定会袭击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双叶。
「啊、啊嗯、不、不行、不行啊……哥、哥、你这样摸我……咿唔……」
彷佛要将抑制在体内的欲望全数释放般,我拚命地蹂躏著双叶的胸部。
「嗯嗯、啾、啊、咿……啾~」
她被我抚触著胸部,发出甜腻的娇嗔并向我索吻。
我们在无人的顶楼上竟如此放纵。
而且我喜欢的人明明是十六夜。
加上这一份罪恶感的驱使,我的身体变得异常炙热——
「……啊?」
不知道我们吻了多久,也不知道我享受了双叶的身体多久。
双叶的眼瞳突然恢复了澄澈。
「……咦?春?」
「——!」
该不会她的发作已经平息了吧?
昨天早上她发作完后便瞬间晕厥,今天似乎不要紧。嗯,太好了呢……
呃,等等!
一点都不好!
「~~~~~~~~~~~~~~!」
在发出不成声的哀嚎后,双叶红透了一张脸,迅速与我的身体拉开了距离。
啊,惨了。
她彻底恢复理智(辣妹)了。
「……吶、吶,春?」
「什么事?」
「我……刚刚、和你……接、接吻了吗?」
「嗯,是啊。」
「你也……摸了我的胸胸胸胸部了吗?」
「……嗯。」
「而且……我还说了『我最喜欢这么温柔的哥哥了』、『我从天崎老师出道以来,就一直是她的粉丝喔』、『如果是哥哥的话……即使伤害我也没关系』之类的……这些羞耻的台词吗?」
「…………」
我极度紧张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但这对双叶而言已经足够了。
见到我的反应,她已经明白答案是肯定的。
她的双颊前所未见的通红,还一脸泫然欲泣,随即冲向顶楼角落防止坠落的栅栏……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?
「双叶!别这样!你不要冲动!」
「不呜呜呜呜呜呜~!让我死了算了!求求你让我死了吧!让春看到我那么可耻的模样,我巴不得死掉算了~!」
「你冷静一点!这栋建筑才三层楼!要死还不够高!要是你跳下去,很有可能只会半死不活的啊!」
「咦……」
「要是你没有死成,就会被警察和家人质问『你为什么要想不开?』这么一来,你就必须把刚才丢脸的事公诸于世了……」
「要是演变成那样,我就当场咬舌自尽咿咿咿咿咿咿咿~!」
尽管被巨大的羞耻吞噬,但她其实并没有自尽的打算吧。
尽管如此,她还是受到巨大的打击,花了整整十五分钟才终于停止哭泣。
◇◆◇◆◇
「……呼。」
累死我了——我洗完澡后,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今天发生了一连串事件。
先是当了十六夜的漫画模特儿,后来在顶楼与双叶接吻,最后还要想办法把泣不成声的双叶带回家……
未免也太波澜万丈了吧。
「……来听点音乐吧。」
我戴上耳机,一头栽进床铺里。
双叶和黑羽现在人在客厅。
十六夜则是在她的房间里画漫画。
对我来说,此刻是相当珍贵的独处时间。
「嗯,虽然我很想帮十六夜的忙——」
但她说她想要独自一个人,集中精神思考漫画的草稿(分镜)。
她说如果能顺利画出好的分镜,便能交给编辑,在出版社的企划会议上提出;而如果在会议中获得认可的话,便可以在杂志上连载。
也就是说,会被印刷成册,陈列在书店中贩卖。
「……来听地狱兔好了。」
我操作著接上耳机的手机,音乐从中流泻而出。
这是十六夜与双叶喜欢的乐团。
尽管『地狱兔』这个团名听起来很耸动,不过主唱是名女性,乐迷都称呼她为『阁下』,以前也曾经演唱过游戏的配乐。
我一边听著她的歌声,一边思索著。
「——」
——十六夜小夜是个职业漫画家。
但她为什么会成为漫画家呢?
此外,她上一篇短篇漫画中出现了以我为原型的男主角,也就是说早在我们四月认识之前,我们应该就见过彼此了……为什么她从来都不曾提过呢?
是因为如今我知道了她职业漫画家的身分吗?
总觉得我们之间出现了一些距离感——
「哎,这样垂头丧气也不是办法。」
难得有这个机会与十六夜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苦恼著有距离什么的根本是自寻烦恼。光想著这些事,就让我疲惫不堪。最近总觉得身体特别沉重,此外——我还梦到好几次我和双叶接吻了。
我现在的状态实在不太好。
双叶她们的秘密。
再加上十六夜的秘密。
怀抱著她们的秘密度日,我的内心恐怕难以负荷。
「嗯?」
这时,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。
我确认手机画面,萤幕上出现了一个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名字。
「……喂?」
『晚安,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,望月同学。』
扩音器里传来略显欣喜的声音。
雁泽藤乃。
她是天崎学园的美术老师,同时也是第二美术社的指导老师。年纪约二十出头,一向戴著眼镜。
至今为止,我还没有正式和她交谈过。
我只从十六夜口中听过她的事,却从来没有在社团教室里见过她。
「请问有什么事吗?」
总之,我先以望月春兔平日的口吻问道。
毕竟我在学园里扮演著优等生。
『嗯,我有件事想问你——』
雁泽语气听起来相当和缓。
她开口说道:
『——吶,望月同学,十六夜同学现在住在你家里的事,是真的吗?』
「——!」
——这是怎么一回事?
她为什么会知道十六夜住在我家这件事?
该不会是十六夜自己告诉她的吧?
『啊,抱歉,不方便回答也没有关系。十六夜同学的父母亲并没有打电话来学校询问她离家出走的事。只是……』
「只是——?」
『只是我受人所托,希望望月同学这个周末能与某个人会面,不知道方不方便?』
「……」
我必须冷静思考。
这个人知道十六夜离家出走。
从她刚才的话听起来,这点肯定不会有错。要是我的回答稍有不慎,说不定她会强行把十六夜带回家。
好不容易漫画取材有了点进展,我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。
既然如此——
「可以呀。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,我都会尽力配合。」
『哇,真不愧是望月同学,果然是个可靠的优等生呢。』
「没这回事,您过奖了。」
『呵呵,不用这么谦虚喔。其实啊,想要见你一面的是我学生时代的朋友。』
「学生时代的朋友?」
学生(我)开口反问。
雁泽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——
『她叫作十六夜红音,是十六夜小夜同学的姊姊。』



                    
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