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℃小说

.
  1. 首页
  2. 讲谈社
  3. 学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内成绩大幅下滑变成辣妹
  4. 第二卷
  5. 第六话
  6. 繁体版

第六话
2017-09-13 23:50:07

		

『原来如此,我瞭解事情经过了。』
时间是晚上八点。
在红音小姐预约的旅馆房间里,我换上浴衣后拨了通电话回家。
目的当然是为了向双叶和黑羽说明今天晚上不回家的事。
『也就是说,小春要和十六夜在温泉旅馆里睡一晚嘛。』
「…………」
……嗯。
尽管她的说法也没错,但还是让我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……
『你们把我们两个大电灯泡留在家里,单独去旅行——』
「并不是!我刚刚不是说了吗,会演变成这样都是因为红音小姐——」
『嗯~说到这个,十六夜同学现在人在哪儿?』
「啊,刚刚吃过晚餐,现在去泡澡了。」
『……是混浴吗?』
「怎么可能啊!」
我大声反驳,眼睛望向房间窗外的庭园。
红音小姐似乎预约了温泉旅馆中相当高级的客房,庭院里还有个迷你露天温泉。
当然,只有住在这间客房里的我和十六夜才能使用。
也就是说,我们想要混浴也不成问题——
『——不过,小春才没那个胆子呢。你一定是让十六夜同学去大浴池,然后自己去了男性专用池吧。』
「不要揣测我的想法!算了,总之我们两个今天晚上会住在这里。」
『小春真的觉得这样好吗?』
「也没办法了呀,毕竟这是红音小姐的一番好意。她很希望能跟妹妹加深感情,要是我这时候突然说我想回家,说不定会使她们之间产生嫌——」
『我不是指这件事。』
黑羽打断了我的话。
『小春,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?』
「……咦?」
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——在我开口询问之前,黑羽叹了一口气:
『真是的,时机还真不凑巧。双叶很少这么拚命的。她到刚刚为止都非常开心喔,甚至在厨房一边哼著歌一边做菜呢。』
「到刚刚为止?」
那她现在怎么了呢?
我正感到疑惑,便听到话筒里传来黑羽轻轻地『啊……』了一声。
『——喂?春?』
「啊,双叶吗?」
『嗯。我刚刚听黑羽说了,春……为了取材,今晚要和十六夜住在旅馆对吗?』
「是啊。」
就在这个时候,双叶在教室顶楼说的话突然浮现在我脑海里。
『这个星期六晚上……你有空吗?』
当时双叶处于情绪失控状态,之后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,所以我不以为意,但——
『不用在意。』
双叶彷佛猜到了我的心思,她用有些勉强的声音说著:
『——我没关系的。你好好协助她取材吧。春一直很喜欢她,可得把握这个机会喔——那就这样啰,掰掰,春。』
她一股脑儿把话说完后,很快地挂上了电话。
……不用在意……吗?
果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吗?那为什么黑羽说双叶到刚刚为止都非常开心呢……
「我回来了,春兔。」
就在我陷入苦思之际,十六夜回到了房间。
刚出浴的她垂放著头发,身上穿著旅馆准备的浴衣,肌肤还热得微微发红……
「春兔?怎么了吗?」
「没、没什么……」
我连忙将眼光从十六夜的浴衣身影上移开。
不好,一不留神竟然看得入迷了。是因为打扮和平常截然不同吗?现在的她看起来分外可爱。
而且我们两个今晚要单独住在这间房间里。
「只是……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……」
我为了掩饰有如雷鸣的心跳,急忙岔开了话题。
「没想到红音小姐竟然预约了这么高级的房间……」
「是啊,我也吓了一跳。不过毕竟姊姊有在工作,收入也很不错。比起这个,看到春兔和姊姊相处得这么融洽,才更让我吃惊呢。」
「是吗?」
「是啊。别看姊姊那样,其实她很难相处呢。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相当热情友善,对没有好感的人却相当冷淡。」
「原来如此。」
这么说来,她算是对我有好感啰?
毕竟她还替我取了个怪异的绰号呢。
再说,若不是让她有相当程度信任的人,我想她应该不会同意妹妹和那个人单独外宿。
她今天之所以约我碰面,也是想亲眼确认一下我是什么样的人吧。
看来我应该是通过了考验。
『到亲亲为止的话没有问题喔!』
……也罢。
也不晓得那封讯息有几分认真。
「对了,十六夜,进行得怎么样了?」
「——?什么东西?」
「当然是取材啊。你决定留在这里住一晚,不就是为了漫画取材吗?」
没错,这家伙就是天崎小夜子。
不但是个高中生,同时也是职业漫画家。
今天她会留宿在这家旅馆,都是为了感受女主角与男生单独相处时的心境。
「…………现在才不是想那些的时候。」
「咦?」
「我、我、我说现在哪有时间想那些嘛!这、这可是我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外宿,怎么可能不紧张呢!」
「这、这样啊……」
呜哇,拜托别这样!
不要再红著脸,害臊地扭动著身体了!
看到她那么可爱的模样,我会忍不住脸红心跳呀!
「而且我刚刚还因为太紧张了……在澡堂里跌了一跤,还不小心进错冷水池,洗完澡还把浴衣穿反,在走廊上被经过的小孩子取笑……」
抱歉,十六夜。
我想那不是因为紧张的关系,而是你与生俱来的天然呆大爆发罢了。
「欸……你为什么在偷笑啊,春兔?」
「啊哈哈,抱歉抱歉。我只是在想——十六夜还是一样天然啊。」
「啰、啰嗦!我也不希望自己这么迷糊啊!」
「其实你用不著那么介意啦,这样很难融入同学之间吧!」
十六夜平时为了掩饰自己迷糊的一面,总是刻意摆出高傲的态度。
也因此,她被班上同学视为沉默寡言的人,到现在都没有交到朋友。
「不用担心,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朋友,毕竟……还有春兔对吧?」
「是啊,双叶和黑羽也应该都把你当朋友吧?双叶似乎还是你的漫画迷呢。」
「嗯,这点我也很高兴,可是……」
「说起来,为什么十六夜会想要画漫画啊?」
「这——」
不知为何,十六夜倒抽了一口气,看起来似乎很惊讶。
……咦?
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?
「……你果然不记得了啊。」
「——?不记得什么?」
「没、没什么!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不过,为什么我会画漫画呀……其中一个理由……就是因为我没有朋友。」
「这理由听起来好寂寞啊。」
「啰嗦。我从以前就很迷糊,很怕因此被别人嘲笑……所以一直没有交什么朋友,无聊的时候就看看自己喜欢的少女漫画。」
「……」
「不知不觉间,我开始替脑子里浮现的少女漫画角色们编故事,按照自己的想法让他们发展出新的关系。渐渐地,觉得光是这样好像还不够……」
「所以开始尝试自己画漫画?」
「是啊。接著在国中的时候,就投稿参加漫画杂志的新人奖。」
「结果得奖了,你也太厉害了吧!当漫画家果然是你从小的梦想吗?」
「……嗯,我一直很想当漫画家。我从小就很喜欢少女漫画,而且……」
「而且?」
在我的追问下,十六夜双眼直视著我——
「——我希望有个人能看到我的作品。」
她以真挚的口吻说道。
「欸~莫非是家人之类的?」
我脱口而出后就立刻后悔了。
我真是个大笨蛋。
红音小姐之前也说过,她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,只是因为双方父母再婚而变成了姊妹。
说不定十六夜不喜欢提起家人的话题。
「不是的。」
然而,十六夜摇了摇头。
然后她紧紧揪住我的浴衣衣襬:
「吶,春兔——我有件事想拜托你,你可以听我说吗?」
◇◆◇◆◇
「春、春兔,你不可以动喔!不可以回头喔!」
「我知道,我会保持这个姿势不动的。」
「……真的吗?」
「嗯。」
「那、那……我进去了。」
噗通。
随著小小的水声,十六夜踏进了露天浴池。因为我不能回头,所以无法看见她的模样,不过此刻她当然什么也没穿。
我自然也一样。
——没错,混浴。
我们一起泡了房间附设的露天浴池。
「…………」
……不。
先别急。
让我好好说明一下。
会有这样的发展,全是因为十六夜主动开口提议「我、我们一起泡澡吧」。
「那个,十六夜?」
「怎、怎么了?」
「为什么你要拜托我这种事啊?」
「当、当然是为了取材呀!毕竟我画的是恋爱喜剧,说不定有一天就会需要这种不可或缺的情节嘛!」
「……感觉有点像藉口耶?」
「没、没这回事!」
十六夜状似不满地回嘴。
不过,老实说,我已经渐渐不在乎十六夜为什么想这么做了。
怎么办……
我现在紧张得不得了。
幸好这里的温泉水色混浊,只要泡在浴池里,就看不见彼此的身体……不过,毕竟我们现在可是一丝不挂地和异性泡在同一个池子里。
我觉得我的心脏快要爆炸了。
「……!」
这时,我突然感到背后有道柔嫩的触感。
十六夜在浴池里坐了下来,后背轻贴著我的背。
「……十六夜?」
「我、我也没办法啊!不靠近一点的话,脚根本没地方放!要、要是你觉得不舒服的话,就到此为止吧……」
「我没有说我不舒服啦。」
呜哇啊啊啊啊啊我千万要冷静!
明明没有和双叶接吻,但我现在的情绪却异常高涨。冷静一点。总之先冷静下来再说。
不过,这发展也太奇怪了吧?
尽管是为了取材,但和十六夜混浴,我觉得实在不太妙啊。
「……吶,春兔。」
十六夜以有著些许不安的声音,轻轻地开口说道。
「你愿意听我说一些往事吗?」
「往事?」
「嗯。你刚刚不是问我『为什么会想画漫画』吗?我想告诉你那个理由。不过,这对我来说……实在有些羞耻。」
「你不想说的话,不用勉强自己说出口喔?」
「那怎么行!不然我现在发誓!」
「发誓……?」
「在我把话说完之前,我绝对不会离开这个浴池!」
「…………」
呃,怎么觉得她有点乱来啊……
到底为什么要发这种誓?
该不会是为了给自己压力,才会找我一起泡澡吧?
不这么做,就说不出口吗……
她究竟想要告诉我什么呢?
「姊姊应该告诉你了,我的父亲和姊姊的母亲在五年前结婚了……而我的亲生母亲在七年前就过世了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不过,我很幸运。现在的母亲是个很温柔的人,姊姊虽然有点古怪,但也对我很好。不过,七年前的我并不是这样的。我的亲生母亲——妈妈去世的时候,我深深陷入了低潮。」
「……嗯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。」
毕竟那时候十六夜才十岁。
试著想像一下——
与自己血缘相系的亲生母亲死了。
年仅十岁的孩子绝对会大受打击。
「所以,我逃出去了。」
「咦……」
「妈妈过世没多久——我就离家出走了。对一个小孩来说,实在难以接受少了妈妈的家。明明是自己最熟悉的家,却觉得异常空旷、寂静、冷清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我什么都没有多想,就逃离了那个家……我跑到离家有点距离的公园里,一个人荡著秋千。我那时就已经没有什么朋友了,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。不过……」
「不过?」
我接著反问。
夜空之下。
浴池的水面缓缓蒸腾著热气。
十六夜用微弱的声音竭力地说道——
「我交到了朋友。」
「朋友?」
「嗯。我在公园里遇到了他。他和我同年龄,似乎就住在公园附近吧。大概是看我一个人在公圜里,他有点在意,所以才过来跟我说话。他是个脸上带著无忧无虑的笑容的孩子。不过……当时我却迷糊地犯下了一个错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我忘了把我的画藏起来了。我从以前就很喜欢画画,但除了家人,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。我怕会被嘲笑……所以从不让任何人看我的画。喜欢画画是我的秘密。那天,我为了排解寂寞,在公园里画画——」
「……却被他看见了?」
「嗯。啊啊,我怎么会这么迷糊呢……我在心里咒骂著自己。居然被第一次见面的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。可是——」
——他称赞了我的画。
十六夜靠在我的背后,轻轻地说道:
「或许那只是客套话也说不定,但我相信不是那样,他看起来是真心赞美著我的画……对于老是孤零零的我来说,这件事真的令我开心得不得了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喀啦!
我脑子里的齿轮响起了转动的声音,感觉有什么记忆连接了起来。
……?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『你为什么在哭?』
浮现在脑海里的,是今天早上做的梦。
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会想起往日的回忆——想起小时候在公园里对双叶说的那段话呢?
当时,双叶也在公园里画画——手里拿著素描簿。
不过,那个女孩——真的是双叶吗?
「任谁听了这段故事,都会觉得『居然就为了这点小事』对吧。不过对当时的我来说,就像是看到了曙光。失去了原本视为理所当然的家人,让我感受到彻骨的寂寞滋味。然而……他让我发现,如果有人陪伴,心里的寂寞就会不那么强烈了。」
「十六夜……」
「我好希望能和他当朋友,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渴望交朋友,甚至觉得让他知道我迷糊的一面也没关系。我第一次向人透漏自己的秘密,而且还得到了赞美……我真的很开心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所以,我鼓起勇气告诉他,我想和他当朋友。没想到他爽快地答应了,彷佛我的提心吊胆都是多余的。接著……我们便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。」
「在那之后……那个人呢?」
够了。
快停止。
不要再追问下去了。
因为我其实早已心里有数。
在那之后,那个人——
「他对我说:你下次画画我嘛!画完后要给我看喔!我还会来公园的……我听了很高兴,拚命地点点头。而且他还告诉我——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。」
「————!」
「我想画一幅画送他……送给我的第一个朋友。我回到家之后,一张又一张地把记忆里的那张脸画在纸上,想像著我们再次见面时一起嬉笑的模样……我一边羞涩地想像著,一边完成了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。可是——」
——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
「——」
啊啊,没错。
因为在那之后——我便遭遇了那起意外。
……能量吸取。
黑羽的淫魔体质觉醒,夺取了我的精力。
我已经记不得当时发生的事了,但据说那时的我一度游走死亡边缘。也因为这起意外,我的父母决定带著我离开神乐坂家。
因此,我再也没有出现在那座城市里。
然而——
难道是因为我遭到能量吸取而濒死的冲击,使当天的记忆错乱了?是我把在公园里与陌生女孩的对话,误以为是我与双叶的交谈吗?
而且,我连那个女孩的名字都忘了吗?
「唔——」
不,我没有忘记。
证据是我听了十六夜的叙述后,就回忆起当天发生的片段。
我一定只是暂时封锁了记忆罢了。
虽然我当时还小,却面临了死亡威胁。
因此我很可能不自觉地封锁了那天的记忆。而这么一来,一切都说得通了。
快点回想起来呀!
我一定得回想起来才行。
因为——
直到现在——那个女孩还在公园里等著。
七年来。
独自一个人。
等著那个满心期待自己画作的朋友。
一直等著。
「——」
我回溯著脑海中的记忆。
脑海中年幼的双叶开始变得扭曲不清。不对。不对。不对。快想起来。快呀。快想起来呀。对了,当时我并没有叫她双叶。那个拿著素描簿的女孩。那个在公园里孤零零一个人的女孩。
『我的名字是望月春兔。』
对了。
我告诉了她我的名字。
『比较好的朋友都叫我「春」或「小春」,所以从今天起,你也这样叫我吧。』
那不是意思意思的客套笑容,也不是流于表面的言语,而是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我们做朋友吧——我这样告诉她。
她流下了眼泪。
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她哭。
不过,尽管她流著泪,脸上却露出了微笑——
『谢谢。我很高兴能成为你的朋友。所以我也要告诉你我的名字——』
「——小夜?」
老实说,我没有什么自信。
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答案,不过我的嘴里却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十六夜——小夜的名字。
就像从前一样。
——我回想起来了。
我希望她能用我的小名叫我,因此小夜也希望我能直接叫她的名字……
「……你终于想起来了呀,春。」
「————!」
明明还泡在热水里,我却觉得心脏彷佛结冰了。
因为小夜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我的身体。
背上传来了她身体的温热,以及女孩特有的柔嫩触感。
夜空下,只有我们两个人。
两个人的身躯紧紧相贴。
这时,小夜再度开口。
哽咽的声音,彷佛随时都会随风消逝般:
「你、你消失了以后……我不停地找你,我问每一个遇到的人,认不认识望月春兔。后来,我遇到你国小的同班同学……才知道你突然搬家了……」
那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了。
因此学校的朋友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我也来不及留下联络方式,便仓促地离开了那个地方。
「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联络你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能一直后悔那天没有多问一点有关你的事。我好不容易才交到了朋友,却像失去妈妈一样突然失去了你……」
「……对不起。」
「事到如今,你也用不著向我道歉,毕竟那都是七年前的事了!不过……我这七年来,从来没有忘记春的事,一直记得那个称赞自己的画的男孩子。无论如何,我都想找到你……也希望你能来找我!可是……我们之间的交集只有画而已!」
彷佛试图隐藏自己的泪水般,小夜将脸庞紧紧贴在我的背上。
「你赞美过我的画,所以我心想,如果你再次看到我的画,或许就会想起我。我不知道你搬家真正的原因,但我不愿意认为是因为你讨厌我。只要你看到我的画,发现是我画的,你一定会来找我。所以、所以我……!」
「所以你决定成为漫画家?」
『……真的很抱歉,擅自把你画成漫画中的主角。这是事实,我向你道歉。可是——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能以职业漫画家的身分画漫画!』
在望月家的客厅里,小夜曾向我们——不对,是向我这么说过。
而刚刚小夜也说——
『——我希望有个人能看到我的作品。』
希望让那个人看到自己的作品。
为了让只见过一次面的朋友——为了让我发现她的存在,小夜开始画起了漫画。
「……嗯,自己说起来都觉得有点好笑,听起来就像是陈腔滥调的少女漫画里,相信白马王子总有一天来迎接自己的少女。不过,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意放弃希望,希望有一天可以再度见到你。」
「那么你的笔名特意用了『小夜』,也是为了……」
「当然也是为了让你察觉到那就是我。其实我本来想用本名……不过编辑阻止了我,因为这么一来,身边的人就知道我是漫画家了。毕竟我出道的时候还是个中学生,不要让身边的人知道我漫画家的身分比较好。」
「嗯,或许有些人会眼红嫉妒嘛。」
「不过,我还是把『小夜』两个字放了进去,因为当时春就是这么叫我的……我想,只要看到这两个字,你应该会察觉那就是我才对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……啊哈哈,现在回想起来,我真的是太天真了。你不一定会看到我的漫画,我不一定真的能成为有名的漫画家,你也不一定会注意到那是我画的……我明明知道这个方法成功的机率微乎其微……」
「不过——我们终究再度相遇了呀。」
我向此刻共享彼此身体的热度——向我的朋友小夜如此说道。
我注意到小夜画的漫画。
像少女漫画一般——虽然不像会被画成故事的浪漫情节,但我们仍再度相遇了。
「是啊,在我进入天崎学园时,起初只是为了继续做漫画家,想累积更多的人生经验,不过入学之后……我立刻就注意到春了。」
如果小夜所说为真,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。
我们从一年级开始就是同班同学。
她应该立刻就注意到了吧。
——望月春兔。
她和所谓的朋友——也就是我,成为同班同学。
「我心想,这一定是神给我的奖励。」
「……」
「我一直一直好想再见到你,所以拚命地练习画画,成为了漫画家,并以漫画家为一生的职志,抱著这份决心继续练习画画……对这个怀抱著不切实际梦想的女孩,神给了我机会。是啊……当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。」
小夜紧紧地抱住了我。
彷佛承受著冷冽的寒风。
彷佛压抑著内心的寂寞。
「可是,春却完全不记得我了。」
「……小夜,我——」
「你用不著解释!你不记得我也不奇怪!那是理所当然的呀!只在七年前见过一次面的女孩……会遗忘也是无可厚非的!」
「————!」
并不是这样!——我恨不得能大声地反驳她。
不是我想忘记小夜。
但是时机太不凑巧了。
因为能量吸取,所以我才会——
「然而,更让我难过的是……你不论对我或同学们,都露出佯装的笑容!那个时候……在公园里遇见你的时候,你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!你的笑容、你的话语、你的声音,都抚慰了我的心灵!可是你却……!」
——我始终和他人保持著距离。
因为被迫与双叶和黑羽分离。
我内心寂寞得不得了。
深刻地体验到与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分离有多么痛苦——于是我戴上优等生的面具,与他人保持距离。
但小夜察觉了我用来伪装自己的面具。
快想起来。
如果不想起来的话,一切都说不通。
因为小夜曾写了一张纸条给我。
在我们刚升上二年级的时候,她放在我鞋柜里的那张纸条——
『要怎么做才能够像你一样笑得那么自然呢?』
那或许是在嘲讽老是摆出客套笑容的望月春兔。
也或许是因为小夜熟知望月春兔原本的模样而感到愤怒。
不过,也说不定——
那张纸条,是写给七年前的我。
要怎么做才能够像你一样笑得那么自然呢?
会不会是七年前的小夜,看到我七年前的笑容——那个还没有戴上面具,真正的我——才这么说的呢?
「……我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呢。要是春不记得我了,我该怎么办才好……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,我就好害怕,怕著、怕著,整整一年都提不起勇气行动,只能在教室里偷偷注意你。不过,我告诉自己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所以……」
「在升上二年级的时候,终于下定了决心?」
「……嗯。不过,我毕竟是个胆小鬼,还是不敢告诉你我是谁。不过,你不知道我是谁也无所谓……不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事也无所谓。」
「那……」
……一定是因为我们成为了朋友了吧。
忘记往日记忆的我,喜欢上十六夜小夜这名女孩。
于是我们成为了朋友。
我希望她能多瞭解我一点。
也希望自己多瞭解她一点。
我希望能一直和她在一起。
所以我加入了第二美术社。或许是因为这样,小夜便感到满足了。这也是当然的吧?原本分隔两地的两人,能够再次相遇已经是奇迹了,而且我们还再度变成了朋友——
「——嗯,不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事也无所谓……原本我是这么想的。」
「咦——」
……原本是这么想的?
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「你还不懂吗?」
我一头雾水。
而小夜依然藏身在我的背后,接著说道——
「因为,今天是春的生日呀——也是我们两个在公园里相遇的日子。」
「…………!」
——原来如此。
我真为自己的迟钝感到扼腕。
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是望月春兔变成十七岁的日子。而这对小夜来说,也是难忘的一天。对她而言,必定是想忘也忘不了的一天。
我怎么会忘了自己的生日呢?
不,这应该是因为最近实在发生了太多事了。自从和双叶她们同居之后,我的日常生活就风波不断——
『小春,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?』
就在这个瞬间,我的脑海里响起了黑羽在电话中对我说的话。
她的一字一句,不断地在脑海中播放。
彷佛肥皂泡泡接二连三地破掉,在我的脑海里响起阵阵回响。
『不用在意——』
『——我没关系的。你就好好协助她取材吧。春一直很喜欢她,可得要把握这个机会喔!』
『——那就这样啰,掰掰,春。』
「——春。」
就像要打断这段回响般,小夜出声唤著我。
我这时才发现,我已经和小夜面对面了。
池水淹过我们的肩膀,所以我们看不见对方的身体,不过光是她濡湿的发丝以及樱色的肌肤,就让我的内心激荡不已。
「没错,今天是你的生日喔。所以……我想要把之前没能送给你的礼物给你。你之前不是对我说过吗——『你下次也画画我嘛!画完后要给我看喔!』所以我今晚想画春,然后把那幅画送给你。」
「……真的没关系吗?我一直没有想起来——」
「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吧?你不需要道歉。再说,你现在不是已经回想起来了吗?你那时候会突然搬家,也一定有你的理由吧?」
「那是……」
「你愿意告诉我吗?我——我想多瞭解一点春的事。」
「…………!」
这句话差点夺走我的一切——
——意识,理智,常识。
我只想拋开一切,紧紧抱住她。
紧紧抱住十六夜小夜。
那个一直等待著我的女孩。
因此——
我点了点头——
「——!」
就在这个瞬间,手机响起了铃声。
我的手机明明放在房间里。
铃声依然响彻了庭园……等等!
这个来电铃声是……
「黑羽?」
一定不会错。
我为不同的电话号码设定了不同的来电铃声,而这个铃声正是黑羽打来的电话。
铃声是用古典音乐。
《吉诺佩第》第一号。
我认为十分适合从外貌就全然是千金大小姐的黑羽。
「…………!」
不知怎么的,我总觉得我必须接这通电话。
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而且是非常不妙的感觉。
似乎我遗忘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……
「……春?」
小夜似乎也注意到电话声。
她有点不安地望著我。
「抱歉,小夜,你能不能暂时转过去一下?」
「嗯……我知道了。」
她意会到我的目的,有点害臊地转过身。
我离开浴池,大略擦了擦身体,套上内裤后便接起了电话。
——应该只是我多虑了吧。
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
黑羽一定只是想趁机取笑我和小夜一番。
我不断地安慰著自己——
『——小春。』
然而——
电话那一头的黑羽,语气听起来十分严肃。
我抬头看了一眼时钟,现在正刚过九点。
发生什么事了吗?
照我们平时的生活节奏,她们现在已经吃过晚餐,正悠哉地泡在客厅里才对。
「黑羽,怎么了吗?」
我试图压抑不安,开口问道。
然而我的声音却不自觉地颤抖著。我挤不出平日客套的笑容和客套的言辞,口气显得无比硬。
因为——我猜想到了。
就在听到黑羽沉重嗓音的瞬间,我便明白了。
『真是的,时机还真不凑巧。』
黑羽听到我和小夜要在旅馆过夜时,这么对我说。
如果——
希望能在今天跟我拉近距离的,不只是小夜一个人呢?
『她到刚刚为止都还很开心,甚至在厨房一边哼著歌一边做菜呢。』
如果双叶心情很好的原因——
是因为自己正偷偷为青梅竹马准备惊喜的料理呢?
『因为,今天是春的生日呀!』
没错。
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想必双叶和黑羽也记得。
毕竟她们可是我儿时的玩伴。
我们从小时候起一直都一起庆祝我的生日。双叶和黑羽会送我礼物,我们还会一起吃蛋糕,一起回忆童年的点点滴滴。尽管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但当时真的非常开心。
开心得不得了——
我想双叶和黑羽一定也这么认为。
『这个星期六晚上……你有空吗?』
如果双叶会这么问,是想要重温彼此愉快的过往呢?
今年五月,我们终于真正再度重逢了。
这几年来,我们都没能一起庆祝彼此的生日。
再加上我在七年前的生日当天——遭到黑羽能量吸取,也因此无法像往年一样一起庆生。
这是睽违七年之久的生日。
如果双叶是为了给我生日惊喜,而瞒著我偷偷准备的话——
『我就废话不多说了——』
我正在脑中反覆思索。
黑羽却像要粉碎一切般开口说道——
『——双叶不见了。』



                    
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