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℃小说

.
  1. 首页
  2. 讲谈社
  3. 学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内成绩大幅下滑变成辣妹
  4. 第二卷
  5. 第七话
  6. 繁体版

第七话
2017-09-13 23:50:07

		

『……嗯,这样准备工作就完成了!接下来剩下蛋糕……咦,黑羽?你干嘛把手机对著我啊?』
『呵呵,没什么,只是想把妹妹可爱的模样,存在名为「美好回忆」的资料夹里。』
『你该不会……在摄影吧?』
『最近智慧型手机的功能愈来愈强大了,居然能这么长时间拍摄高画质影片呢。』
『你快给我停止啦啊啊啊啊!不准拍不准拍不准拍!你拍摄我下厨的样子到底要干嘛啦!』
『没特别要做什么呀。但没想到小春那么迷糊,看样子他应该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吧。不过这样也好,这样反而能制造出更大的惊喜。』
『我、我又不是为了让你开心才计画派对的!只是因为……我们已经七年没帮春庆生了……』
『唔……这、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!没想到我的妹妹居然是个标准的傲娇……!』
『给我闭嘴,黑羽!』
『……对不起,七年前无法帮小春庆生,都是因为我的关系。』
『嗯——这也不能怪你,那时候你还不能控制自己啊。所以……拜托你,不要用一副快哭出来的声音说话啦!』
『话说回来,你的厨艺还真棒。明明是个辣妹。』
『也有喜欢料理的辣妹好吗!』
『嗯,也是啦。不过我觉得有点丰盛过头了呢。炸鸡块、炸虾、马铃薯沙拉、南瓜烛烤、烤牛肉、巧克力蛋糕……嗯,几乎都是小孩子爱吃的东西吧。』
『什么啦!你有意见吗?』
『没有,只不过这些都是小春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吧?』
『……哼,毕竟是他生日,至少要做点他喜欢吃的东西啰。』
『不过,怎么都没看到春啊?』
『谁晓得,他好像一早就出门了。十六夜同学也不在家,不过他们出门的时间不同,应该没在一起吧。你要是这么担心,当初就应该好好跟他约好才对呀。你之前不是问过他今天有没有空吗?』
『是没错啦……』
『你该不会是担心他会再一次破坏你们之间的「约定」吧?』
『…………!』
『……黑羽,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?』
『当然。』
『你怎么看哥哥和十六夜同学之间的事?』
『这个嘛,他们说不定会是契合的一对喔。虽然两个人的个性南辕北辙,不过似乎意外地很谈得来呢。』
『呜……』
『而且十六夜同学是个漫画家,还是你最喜欢的天崎小夜子呢。』
『呜呜……』
『能跟漫画家交流也是很难得的机会,跟她聊天真的很有趣呢。小春应该也这么觉得吧……啊,抱歉,双叶。我不说了,你可不要哭出来啊。』
『我、我才没有要哭呢!我只是……』
『你也差不多该坦率一点了吧。最近你只要一发作,陷入情绪失控的状态时,就会用以前的语气说话不是吗?既然这样,已经够了吧?你别再继续装成辣妹,用本来的模样跟小春说话不是也可以吗?』
『……我办不到。』
『…………』
『那天我们一起去看地狱兔演唱会的时候,我对哥哥说出了心底的话。明明没有发作,我却用原本的语气跟他说话。不过,我不能再这样了。要是我现在做出相同的事——我恐怕就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情了。』
『你非要压抑自己的心情不可吗?』
『那是当然的呀!因为……哥哥喜欢人的是……是十六夜同学呀?要是我向他表白……只会造成他的困扰吧。』
『会吗?这很难说吧?再怎么说,困扰与否都是由小舂决定,而不是你吧?』
『……!……黑羽都取笑我!』
『谢谢你,黑羽。我的心情轻松不少了。』
『哎呀,你的大小姐模式结束啦?』
『暂时到此为止。现在必须专注在料理上才行。』
『说得也是,我也得赶紧准备小春的礼物了。』
『你打算送他什么啊?』
『刚刚拍摄的影片呀。影片的标题就叫作「我最喜欢哥哥了☆」。』
『不准!你这个大笨蛋蛋蛋蛋蛋蛋!你只有这一点从小到大都没变过呢!』
『呵呵,你不觉得这个礼物很棒吗?双叶一边想著青梅竹马、一边愉快地做菜,小春看了一定会很高兴的。而且看著影片的同时还可以欣赏双叶羞红了脸的模样……这可是双重享受呢!』
『我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享受!』
『好,那么,接下来是神乐坂双叶献给望月春兔的生日祝福♪』
『什、等一下,干嘛这么突然……』
『你不快一点,我就要在小春回来之前把影片寄给他喔?』
『这……好、好啦!嗯,那个……春,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!这是七年来,我们第一次帮你庆生。我和黑羽生日的时候,你也要帮我们庆生喔?』
◇◆◇◆◇
「春兔,到站了喔。」
「啊啊。」
就在我回想著刚才黑羽传送给我的影片内容时。
不知不觉间,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。
不,正确的说法是——我们到家了。
回到我们住的城市了。
最后我们当然不得不退房,而距离末班车驶离的时间也相当紧迫。不过我还是决定立刻启程返家。虽然对红音小姐与小夜感到有点过意不去,但我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。
『——双叶不见了。』
黑羽在电话里这么说。
根据她的转述,当双叶听到我和小夜今晚外宿的事之后,只说了「……我去买个东西。」便出门了。
而那是三个小时之前的事了。
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。
双叶却迟迟未回家。
尽管她是个辣妹,但她却从来没一个人在那么晚的时间外出过。
该不会碰上了什么麻烦了吧?
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我就感到坐立难安……
「————!」
——不对。
我的愚昧才是真正让自己感到焦躁的原因。
当我问黑羽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」,她什么也没说,只传了一段影片给我。
影片上是神乐坂双叶雀跃地准备生日派对的身影。
女孩为了帮我庆生而在厨房忙碌著。
还有最后有点僵硬,但却温暖诚挚的祝福。
『嗯,那个……春,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!』
我的胸口彷佛快要爆炸般。
她羞涩的笑容,更让我无比心痛。
她当时是抱著什么样的心情呢?
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为我准备庆生会呢?
当听到我今晚不回家时,她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?
我试著想像她的心情,不禁感到眼前天旋地转。
不过——我必须赶快重振精神。
因为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赶快找到她。
『喂?小春?』
我一走出验票口,就立刻拨了通电话给黑羽。
「黑羽,我到车站了。」
『是吗?不过这样真的好吗?我还是也一起去找双叶比较……』
「黑羽你留在家里,因为双叶说不定会回去呀。」
『好吧。我刚刚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她,但她似乎关机了,一直打不通。不过我想她应该不会跑太远。别看她老是那副打扮,其实她就是个不知世事的大小姐,很少在晚上一个人在外面游荡。』
「嗯,我也是这么想。」
不过,这只是假设双叶始终一个人的情况。
如果她碰上了什么麻烦……
『对不起,小春——』
黑羽十分反常地以消沉的声音向我道歉。
『——我不应该让双叶出门的。』
「别说那种傻话了。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。」
『小春……』
「所以你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带双叶回家的!换作是平时的你,应该会说对我说『我们来打赌,几分钟以内可以找到双叶呢?』才对吧!」
『就算是我也没有嗜赌到那种程度啦。』
不过,说得也是——
黑羽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后,又接著说道:
『——我敢打赌,你一定会带著双叶平安回家的!我最讨厌在赌博或游戏中输了,所以我拜托你,一定要找到双叶。我想——她一定正在等著你找到她。』
我们到此结束了通话。
——没问题。
我一定会找到双叶。
我一定会把她带回家。
为了找到她——
「喂?峰岸吗?」
——我随即打电话给同班同学峰岸。
虽然他平时总是爱搞怪,但隶属棒球队的他交游广阔,加入了很多网路社群的群组。
「拜托你向认识的人打听一下,看有没有人见到双叶……我是说神乐坂双叶同学……什么?报答?好啦好啦!改天我再帮你安排联谊啦!」
没错,望月春兔在学园里是个优等生。
平日总是用客套的笑容以及言辞与大家维系表面关系,因此人际关系也算是广泛。
所以我利用了这点。
我简短地向峰岸解释状况后,又联络了好几个认识的人,并在LINE的群组里发送了讯息。
内容是『若有人见到神乐坂双叶,请联络我一声』。
幸好平时建立了优等生的好形象,大家都乐意接受我的请托。
我几乎拜托了我想得到的每一个人。
接下来——只能尽自己所能寻找了。
就是靠自己的双脚,搜寻每一个双叶可能会去的地方。
「……春。」
这时候——
小夜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。
「小夜,我现在要去找双叶,你就自己先回去吧——」
「不,我也要一起找。神乐坂妹妹……是对春来说很重要的人吧?所以我也要帮忙。」
「——谢谢。」
我向她道谢后,立刻扬起步伐在夜色下奔跑。
为了寻找双叶——我的青梅竹马。
「…………春果然还是老样子呢。」
那时。
夜空之下,我彷佛听到紧跟在身后的小夜喃喃地说了些什么。
◇◆◇◆◇
「呼……呼……可恶!」
我在黑夜中巷弄的一隅大口喘著气,不禁咒骂了起来。
……到处都找不到。
和双叶一起去过的超市、天崎学园的校园、车站前的商店街、每天上学的路径……我找遍了每个双叶可能会行经的地方,却始终没有见到她的身影。
……在哪里?
双叶到底去了哪里?
「春,手机有任何消息吗?」
「没有……」
我确认手机,但却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双叶下落的讯息。
……可恶!
现在已经是深夜一点半。
我已经在街上来回奔走了两个多小时,温室里的大小姐这么晚还独自在外实在非常危险。
再说,她还拥有淫魔体质。
我今天还没有跟她接吻。
就算她突然在路上发作也不奇怪,一旦发作起来,她便会迫切地想要将精力分给他人。
然而,她却极度抗拒跟我和黑羽以外的人接吻。
——精力在身体中过度增加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
这一点我亲身尝试过。
五月时我曾被她带到饭店,经过了过度的能量给予后,我不支倒地。
体内的精力急遽增加,心脏(引擎)几乎破裂(过热)。
如果双叶也变成那种状态……!
「小夜,你还是先回去吧。」
「咦,可、可是……」
「现在已经很晚了,你来回奔走也应该很累了吧?如果继续帮我找下去——」
「但是春自己也是一样吧!从刚刚开始你一直都没有休息地跑来跑去!」
「那是……」
「再找下去也只是大海捞针,不如先找个地方休息,好好想想她可能会去的地方——」
「我哪有时间休息啊!」
我大吼之后,便立刻后悔了。
……可恶!
我到底在干嘛啊!
我居然把找不到双叶的焦躁,发泄在小夜身上……!
「对不起,小夜。」
「……不,你用不著道歉,我能体会你的心情。神乐坂妹妹对春来说,就像真正的妹妹一样吧?换作是我,要是姊姊不见了,我一定也会很心急。但正因如此,你现在更应该好好冷静,就算著急也对找人没帮助,我们应该先好好想一想她会去哪里才对。」
「……你说得对。」
小夜说得没错。
我开口回答她,同时深深吐了一口气。
双叶可能会去的地方……
会是哪里呢?
那家伙会在——
「啧,搞什么嘛,你们居然回来了啊?」
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道不悦的声音。
我把视线投向昏暗的巷弄,看见一头红色短发。
是红音小姐。
「姊姊?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
「哼,当然是来帮助你们的啊!你们在找班上的女同学对吧?」
「——!你怎么会知道……」
「你们社团的指导老师告诉我的,似乎有个学生向她求助。哎,不用担心,藤乃现阶段应该还不会通知校方使事态扩大。但是她找了我协助你们找人。」
原来如此。
想必是黑羽联络雁泽老师,想确认双叶有没有去找过老师吧——
「我看到她啰。」
「什么?」
「我看到你们在找的那个女同学了。藤乃传了照片给我看过,应该是她没错。」
「她、她在哪!?」
「我刚刚看到她坐在一辆车上,正想要联络大姊,没想到就遇见你们了——」
「请等一下!你说双叶坐在一辆车上……也就是说,她和其他人在一起吗?」
「是啊,开车的是个穿著棒球外套,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的男子。会不会是那个男子在路上向她搭讪,她就乖乖跟他……」
「她才不会做那种事!」
虽然看起来像个辣妹,但实际上双叶是个千金大小姐。
我不认为她会因为有人搭讪就乖乖跟对方走。
然而——
要是对方以为她像外表一样,而强拉她走呢?
尽管双叶开口拒绝,却无法从他手中逃脱。
她的内心可不像她的外表如此强势,要是被男子强行带上车……!
「喂……春兔!你要去哪里啊!」
「那还用说吗!当然是要去找那辆车啊!」
「笨蛋!给我冷静点,你连对方开的车款都不知道吧?而且你应该也不知道开车的人是什么来历吧。」
「可是,再这样下去,双叶她……!」
「……!哎,搞什么嘛,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扯到那个女同学的事,你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还平白浪费了我替你们订的旅馆……白天我看到的那个优等生到哪里去了?」
「我有什么办法啊!因为那家伙她……」
「好了好了,总之,你先冷静点。」
呼……
红音小姐像是要转换情绪般吐了一口气。
「——我知道那孩子会被带到哪里去。」
「真的吗!?」
「嗯。那个开车的人,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混混。那家伙老是跟几个同伴瞎混,晚上也会在几个固定的地方闹事。」
「姊姊,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?」
「我毕竟在玩团,也认识几个喜欢夜生活的朋友,偶尔会从他们口里听到这些事。我知道那几个混混出没的场所,所以我带你们过去吧。」
「非常感谢你,红音小姐。」
「呜哇,别这样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用不著这样鞠躬低头吧。听藤乃说,那孩子是小夜和春仔的朋友对吧?就当作是帮助妹妹的朋友,这点小事不算什么。」
「姊姊……」
……谢谢你。听到小夜的道谢后,红音小姐有些难为情地抓了抓那头红色的头发。
「好了,快走吧。该出发去拯救公主啰!」
◇◆◇◆◇
改建中的市民体育馆。
这里就是红音小姐告诉我们的双叶所在之处。
这里虽然在半年前决议改建,却因为业者施工期间被发生过失、调查后发现地基不稳固……总之最后因种种因素,工程似乎停摆中。
但也因为此地暂时荒废,入夜后成了混混们集聚的场所。
红音小姐见到的黑色厢型车,就停在体育馆外头。
根据她的说法——
带走双叶的棒球外套男,年纪比我们稍长,就读都内的大学,但几乎都没去上课,天天在外鬼混……
「……春,我们是不是报警比较好啊?」
我们在体育馆外,窥探著里头的情形,小夜不安地问道。
「要是神乐坂妹妹是被强行带到这里,那可是犯罪行为啊。光靠我们真的有办法……」
「……抱歉,我希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考虑报警。」
毕竟双叶是离家出走,离开了本家。
要是牵涉到警察,被家人发现她卷入了麻烦,一定会强制把她带回家。
因此——我希望尽可能凭自己的力量解决。
「不过,事情好像比我们想像得还棘手呢。」
红音小姐说著,从窗户窥探著体育馆内部。
那些混混自己带了不知是不是露营用提灯的灯具,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藉著光线我们也得以看清楚。
有一名、两名……三名男子。
然后,在男子们的包围下,坐在地板上的是……
「喂!你们到底想做什么!」
绝对不会错,是双叶。
她双手置于背后一动也不动,看来是被绳子或胶带之类的捆住了。
「要、要是你们敢乱来的话……我就要大叫了喔!?」
「嗄?吵死了!我们好心载你兜风,你至少也要说声谢谢吧?」
「开什么玩笑!那算什么兜风啊!明明我好端端走在路上,是你们硬拉我上车的!」
「哈哈,是这样吗?」
穿著棒球外套的男子嘲弄著双叶。
在他身旁的另外两个人也跟著发出刺耳的笑声。
「不良少女事到临头才想装什么清纯啊!」
「我才不是什么不良少女!」
「不是的话怎么会这么晚还一个人在外头鬼混?还打扮成这副德性?八成是跟父母吵架逃家了吧?还是说……被男人甩了啊?」
「我……!」
双叶顿时说不出话。
「哈哈!被我说中了呀!」
「我们正好可以代替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陪陪你喔?」
「喔,好主意!」
「…………!」
那三个男子的话,令我忍不住想冲出去——但小夜急忙按住了我的肩膀,压低声音对我说道:
(春,你冷静一点。)
(可是再这样下去,双叶她……!)
(我瞭解你的心情,但对方有三个人,先由我来引开他们的注意,你和姊姊再趁机救出神乐坂妹妹。)
(什么!笨、笨蛋!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妹妹冒这么大的危险啊!我和这家伙会想办法,你给我乖乖——)
「咿呀——!」
红音的话还没说完,体育馆内便突然响起双叶的尖叫声。
我们急忙转过头去——却见到令我浑身血液愤怒到沸腾的画面。
那个棒球外套男竟然跨坐在双叶身上。
还不顾哭喊的双叶,粗鲁地拉扯著她的衣服。
「……救救我……」
双叶她——
我想她一定没察觉到我们的存在。
可是她却扯开了嗓门大叫。
混杂著泪水、拚命地——
「救救我,哥哥!」
那句话彷佛开启了开关。
我反射性地冲进了体育馆。
「嗯?你搞什……咕喔!?」
我一拳挥向第一个发现我的混混。
可恶!我除了小时候跟人吵架,已经很久没动手揍过人了!
不过,我的拳头准确地落在那家伙的脸上,我无视他痛得捣著脸倒在地上的模样,立刻将拳头转向跨坐在双叶身上的家伙。
「你这家伙!」
「——!?」
这时,第三名混混冷不防地朝我的侧腹猛力一踹,让我瞬间喘不过气来。
「喂,你该不会是这家伙的男朋友吧?」
「咕!?」
瞬间,头部彷佛被球棒砸到的冲击,令我痛得倒卧在地。
——不对,不是『彷佛』。
棒球外套男握在手上的,确实是一根金属球棒。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,大概是他们准备好随时跟人干架,没事时还可以拿来打打棒球也说不定。
这时,有道黏腻湿热的触感遮蔽了我的视线。
是血。
看来他下手还挺重的,连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……
「呜哇,你出手太重了吧?」
「就、就是说啊,不用打这么大力吧?」
「少啰嗦!怕什么,这点伤死不了的!你们自己看——」
像是为了证明给两名畏畏缩缩的同伴看,棒球外套男往我的腹部猛力一踹。
……糟透了。
别说是旅馆的晚餐,我连内脏都差点吐出来了。我试图起身躲过这一脚——这时,我瞥见急著想冲进体育馆的小夜,以及拚了命拉住她的红音小姐。
——不行。
在这种状况下,要是把她们扯进来就不妙了,我得想办法引开这些家伙的注意力……!
「瞧,还活著吧?」
「是、是没错啦,你还是一样毫不留情呢~」
「啊,但这家伙意外地耐打呢,竟然还有力气想爬起来。」
「喔,真假?那再多吃我两记也没问题啰?」
就在我试图动身引起他们的瞬间,坚硬的鞋尖又猛力朝我的胃部踢了好几下。
……好痛!
逐渐远离的意识以及来自腹部的钝痛,让我感到不寒而栗。
不过,我绝对不会认输。
差点遭到暴力强迫的双叶,心里的恐惧一定远胜于我。
心里承受的痛楚也一定远胜于我。
更何况——我并不是毫无对策。
眼前的情势还有逆转的可能性。
没错,处于压倒性劣势的我,逆转的手段是——
「快住手!」
双叶一边哭喊著,一边挡在我和棒球外套男之间。
「哥哥!你振作一点啊,哥哥!」
「…………!」
在她悲切的呼喊下,我稍微找回了些许意识。
这是原本的双叶。她现在并非情绪失控的状态,然而说话的口吻却已回到以前的样子。大概是因为我的脸相当惨不忍睹吧?
不过——
「——双叶。」
我奋力地喊出了青梅竹马的名字。
其实我心里还有更多话想要告诉她。
——对不起,你特地为我准备了庆生会,我却不在家、你趁现在赶快逃离这里吧、不用顾虑我……我有好多话想说。
但不是现在。
在这种情况下,我该说的话只有一句——
「——拜托你,把你的力量借我吧。」
「咦——」
真不愧是以往成绩顶尖的资优生。
光是这么一句话,她立刻明白了我的企图。
接著,她轻轻地点了点头,擦掉脸上的泪水——
——她亲吻了我。
「呜哇,这两个家伙在搞什么啊!?」
其中一个混混惊讶地大叫。
那也是理所当然的。毕竟在这种状况下接吻,根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举动。
不过,这也正合我意。
正如我的预期,我们出乎意料的举动让这几个混混全都愣住了。趁这个时候——双叶全力将她身上的精力传送给我。所谓的精力,说起来可是生命的泉源呢。
得到能量后,我的情绪会异常高昂,全身上下也充满了活力。
「什么……!」
我们亲吻了多久呢。
我们的双唇分离后,我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,混混们全都看得目瞪口呆。我伸手触摸额头……血已经止住了。没想到透过能量给予,也能治疗身上的伤口呢……
「你们到底搞什么啊!」
棒球外套男在震惊之余,再度挥起了球棒,然而我却轻而易举地徒手挡了下来。
看来我连体能都大幅提升了。
这根本就像是——兴奋剂嘛。
「怎、怎么可能连伤势都治好了……!」
眼前让人不可置信的现象,使棒球外套男忍不住浑身发抖,旁边两个小跟班也吓得腿软。
看样子,已经不需要我行使暴力了吧。
「啊……!」
我从男子手中抢过球棒,抵著他的胸口。
接著,我一反常态。
以客套的笑容和表面的谈话——完全相反的行动。
没错,我用毫不留情的眼刀、极尽冰冷的语调,假装随时要抄起球棒揍死对方的模样。
「立刻消失!」
「…………!」
看来效果非常好。这几个混混立刻吓得屁滚尿流地逃出体育馆,外头也随即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。
……啊,太好了。
看来我们得救了。
「——!哥哥!」
就在这个瞬间——
大概是原本紧绷的神经全都放松了,也或许是兴奋剂的效果退去了,我的意识这次真的离我远去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
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