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℃小说

.
  1. 首页
  2. 讲谈社
  3. 学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内成绩大幅下滑变成辣妹
  4. 第二卷
  5. 第八话
  6. 繁体版

第八话
2017-09-13 23:50:07

		

「早啊,春。」
一睁开就听到有人呼唤我的名字,我感到有些吃惊。
霎时我还以为那个人是小夜。
「你终于醒来了啦。」
「双叶……」
然而,坐在我床边的铁椅的人是双叶……咦?
这里……是哪里?
「你在医院里喔。后来我们还是放不下心,所以叫了救护车,不过医生说你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异状。」
「这样啊……」
早晨的阳光从病房的窗户外洒落进来。
似乎总算天亮了。
病房里除了我、双叶,还有……
「……嗯?」
小夜坐在另一张椅子上,靠在我的身体上睡著了。
「你之后可要好好向她道谢喔,她整晚都守在你的身边呢。」
「难道……你也是吗?」
「嗯。现在黑羽在和雁泽老师说话,不过幸好老师不打算将这件事呈报校方。还有一件事……阁下……她虽然先离开了,不过她也很担心你喔?」
「啊……」
差点忘了。
我还没告诉双叶,地狱兔的主唱就是十六夜的姊姊,看到自己崇拜的乐团主唱突然出现在眼前,她应该感到很困惑吧。
不过,在向她解释红音小姐的事情之前。
我还有一件事必须先告诉她。
「对不起,双叶。」
「……!干嘛突然道歉啊?」
「因为你会那么晚跑出去,都是因为我没有好好遵守约定吧。」
我只能这么想。
双叶当时一定是希望能一个人冷静地思考,才会独自外出。
结果却被卷入了那样的麻烦。
「……怎么会呢,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。说起来,我根本没有好好跟你约定好星期六晚上要空下来。而且,在你昏睡的时候,十六夜同学也拚命向我道歉呢。」
「咦?」
「她说:『春没有遵守跟你的约定,都是我的错。』我听她说了,你和她……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吧?你们以前是朋友吧?她都叫你『春』了。」
「……啊啊。」
「…………!这、这样啊。能够再次见到以前的朋友,不是很好吗?而且……我也多少能理解她的心情,她一定一直很渴望能再次见到你。」
双叶轻抚著沉睡中的小夜的头发,微笑著说道。
或许她对于小夜的经历很能感同身受吧。
我和双叶也是被迫分离多年的青梅竹马。
因此她们的心境或许十分相近。
「她睡得还真熟呢。毕竟昨天发生那么多事,她应该累坏了吧。」
「你呢?真的不要紧吗?你昨天不是被那几个家伙强行带走了吗?」
「我没事。虽然被强行带上车,不过他们在车上倒是没有乱来。在体育馆里差点有危险时……春也及时出现了。」
「双叶……」
「吶,春,为什么你昨天晚上跑回来了呢?你不是……喜欢十六夜同学吗?既然这样,应该不要顾虑我,跟她好好在旅馆里共度一晚呀——」
「傻瓜。」
——我怎么可能放得下你啊。我轻轻抚著双叶的头说道。
没错。
我怎么可能做得出那种事啊。
毕竟——
「——毕竟你是我的青梅竹马呀。」
「…………!」
双叶听了我的话,顿时噤口不语。
她垂下了头。
看起来十分悲伤。
「——为什么,哥哥?」
「咦,双叶?」
她突然改变了语气,让我有些不安。
该不会是她又发作了吧?
不对,应该不是,毕竟昨天晚上才刚对我进行过能量给予,分给了我连惨遭殴打的伤势都能治愈的大量精力呢。
所以她不可能在这时候发作。
「为什么哥哥要说那种话呢?」
「可是我们……我们的确是青梅竹马呀?」
「没有错!但那就是哥哥来救我的原因吗?这就是哥哥担心我的原因吗?哥哥和十六夜同学单独去旅行……我、我感到好痛苦,好难过!好不容易可以像以前一样替哥哥庆生,明明原本可以时隔七年第一次送礼物给哥哥……!」
「双叶……」
「不过,最让我感到难过的是……跟哥哥在一起的人,是十六夜同学!我自己心里也很清楚!在哥哥心中,我只是个青梅竹马吧?只不过是如此而已吧?哥哥身边……已经有十六夜同学了。可、可是、难道你的身边——」
——就不能够是我吗?
双叶说著,落下了斗大的泪珠。
……别这样。
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。
看来双叶真的对我——
「双叶,你冷静一点。」
「——!黑、黑羽!」
我的另一名青梅竹马在这个时候走进了病房里。
她轻轻地把手放在双叶肩膀上,安抚著她。
「在病房里要保持安静才行喔。你这么大声,不是会吵醒十六夜同学吗?」
「我…………!」
听了黑羽的话,双叶也只能紧咬著下唇。
「黑羽,雁泽老师她……」
「老师刚刚离开了,毕竟小春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嘛。不过,真的很谢谢你,小春,谢谢你救了双叶。」
「不,我……」
我根本没有资格接受道谢。
不管怎么样,会演变成这样的事态,我才该负最大责任。而且我还差一点没办法成功救出双叶。
不过——
最后双叶能平安无事,事情也算是圆满解决了——
「不过,现在安心还太早了喔!」
没想到——
黑羽的一句话,让原本松一口气的我又突然不安了起来。
「吶,小春,我听十六夜同学说,她亲生母亲已经过世了;也因为这个契机,你们当初才会相遇吧?」
「嗯,是啊。」
「也就是说……那是发生在你还住在神乐坂家时候的事;这就代表她小时候也跟我们住在同一座城镇……所以我觉得有点在意,于是著手调查了一下。」
「调查?……是指调查小夜的事吗?」
「是啊,我原本心想,或许我和双叶小的时候见过她也说不定呢……刚刚我也向雁泽老师探听了一下,看看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,没想到她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。」
「很奇怪的话?」
「嗯,她说——『啊啊,毕竟名字一样,你果然很在意吧?』」
「什么?」
名字一样?
这是什么意思啊?
小夜的名字不就是十六夜——
『神乐坂?』
突然间,我想起了红音小姐说过的话。
没错。
就在我告诉她双叶她们的名字时,她这么说道——
『没什么,只是觉得还真是不可思议的巧合呢。』
巧合。
该不会……
「十六夜小夜同学是父母亲再婚时才改成现在这个名字的,她以前并不是姓十六夜,她以前的名字是——神乐坂小夜。」
「什么——」
——这是开玩笑的吧?
这么说来,小夜……也有神乐坂家的血缘吗?
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我会和她住在同一个镇上了。
神乐坂家算是名门望族,家系非常庞大,亲族之间彼此互不相识也不奇怪。
「——」
不,不对。
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件事。
『晚安,春。』
我最近老是做奇怪的梦。
我在梦中和双叶接吻。
梦里的女孩总是叫我『春』,所以我一直认为梦中的女孩是双叶。但如果——其实并不是她呢?
『你终于想起来了吗,春?』
对了。
那个时候我没有联想到,但在我们四人同居的屋檐下,还有一个人也用『春』称呼望月春兔。
然后,如果我以为的梦并不是梦呢?
每次做了那个梦之后——我的身体总是异常疲惫,这情况不就跟我遭到能量吸取时一样吗?
而且——
小夜现在仍沉睡著。
『毕竟昨天发生那么多事,她应该累坏了吧。』
『呵呵,充足的睡眠很重要喔。我昨晚睡得很好,今天早上起床后觉得神清气爽。这阵子我一直觉得身体很疲惫,搬进来之后不可思议地感到通体舒畅呢。』
『其实我想问你……小夜的状况还好吗?没有弄坏身体吧?在搬出去之前,她的身体就不太好,老是觉得很疲惫。那家伙的性格相当认真啊,偶尔也要休息一下才行。』
小夜及红音小姐说过的话在我脑海里浮现。
如果说,最近小夜身体不适,感到疲累。
如果她会那样——是因为身体里某种东西不足呢?
「——春。」
或许是我们谈话吵醒了她,小夜睁开了双眼。
然而——
她的表情却显得相当空洞。
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刚起床的关系,不过我很清楚并非如此。
因为我曾见过——
这是淫魔体质发作的模样。
彷佛荡漾水色的眼眸也不断地出现在那个梦里,像极了双叶发作时的模样——
「——!?」
剎那间,小夜将嘴唇贴上了我的嘴。
她亲吻了我。
由于过于突然,我闪避不及。
而就在我感到惊讶的同时,也窜过了一道体内某种东西被夺走的战栗感。
——神乐坂家受到了诅咒。
神乐坂家会生下带有特殊体质女孩。
——能量吸取。
这和黑羽藉由亲吻夺取我的精力是相同的体质。
我之前也梦过年幼的黑羽亲吻我的梦。而不知不觉间,梦中的黑羽变成了小夜。
该不会——那不是梦?
如果说,那真的是小夜在亲吻我——
「噗哈!」
双叶和黑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小夜已经缓缓地离开了我。
她的眼神仍然有些涣散。
拥有淫魔体质的人,一旦发作起来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就像黑羽小时候对我吸取了过多的能量,甚至导致我濒临死亡。
而双叶则是会回复原本的说话的口气,倾吐内心深处的情感。
——真心话。
她一旦情绪失控,就无法隐瞒自己的真心。
所以——
小夜现在所说的话,必定就是——
「——我喜欢你,春。」
她冷不防地向我倾诉。
望月春兔——
神乐坂双叶——
神乐坂黑羽——
全都愣得说不出话。
或许我们连呼吸都忘了。
然而……
小夜却彷佛一直等待著这一刻般,露出了淡淡的微笑,说道——
「我——神乐坂小夜,最喜欢望月春兔了。」



                    


.